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网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当前位置:上海农场知青网 -> 论坛 ->

返回列表

农场:未填写
发送站内信
帖子:48
精华:0
人气:0
最后登录:1970-01-01

发表于 2017-01-26 22:38:56  回复帖子

编辑  楼主 #1楼

上海跃进农场11连大型聚会有感

引子——421日,二百多人参与了回农场看看的活动(笔者因身体有恙,没能成行,事后看了活动碟片,那份遗憾,久久不能抹去)。好在63日,梅园村聚会的那份喜悦,多少弥补了这份遗憾,因为找到了太多的,已失去近40年联系的好友。聚会结束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无法入睡。是伤感?抑或是是兴奋?于是乎,决定拿起久已不碰的笔写点东西——

虽然,时光过去了30几载;虽然,岁月染白了我们的鬓发;虽然,沧桑已爬上脸颊;虽然,那时的姑娘小伙,如今都已年近花甲,但,无法抹去的,是对那块土地和曾经生活在这块土地上人们的眷恋和记忆……

相聚,是为了拾回遗失:遗失的青春;遗失的友情,还有那份曾经的抱负……

相聚是喜悦的,因为找回了青春的影子;找回了渐渐淡忘的友情。当看着人们,尤其是当初心存芥蒂的两个人双手握在一起,甚至有人相拥而泣时,心中油然生出万分的感慨,勾起了被封存了许久,对那个年代的记忆。有甜蜜,但过多的是苦涩……

七十年代初,一群涉世不深的姑娘小伙,离开喧嚣的城市和父母,背着简单的行李,远赴崇明接受“再教育”。当双脚踏实了这块遍布盐碱的土地时,有的人满怀抱负,有的人心中却装满了无奈。十七八的年龄,会有太多的梦想。满怀抱负的,梦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农场的面貌;而心中装满无奈的梦想,却是早日挣钱,为养育了自己近二十年的父母和家庭减轻负担,以此报恩,(我应该算是后者中的一员)。

农场的生活艰苦、枯燥。那夏日挥汗如雨,严寒肩挑手提;顶着星星出工,“沐浴”着月光下工,常被大家戏称为“戴着草帽乘风凉”的情景、因拔棉花杆而磨满了水泡的双手搓草绳,忍不住钻心的痛而整个寝室都“大合唱”(痛哭)的场景,又在脑中渐渐清晰;赤着双脚站在结满冰碴的河中开河的场面,如今还在脑海中回旋。记忆中,有的男孩因难得食堂有菜饭而多吃了几碗,(这是要用好几顿少吃作为代价的,因那时每个人都有定量)以至于肚子疼得在床上打滚;女孩怕别人说自己饭量大,明明打了两份饭,却撒谎说是帮别人代打的。生活尽管艰苦,但也有甜蜜,在禁锢爱情,姑娘小伙却情窦初开的那个年代,晚上,拉着女孩的手,偷偷到没人的河边说悄悄话,(仅此而已)感受那份心跳和甜蜜,也是一种享受和幸福。

休息日很少,农忙时基本不休,但能享受被戏称为“外国礼拜”的下雨天,每每此时,小青年们闲得无聊就开始了“赌”,那时候工资只有18元,除了饭菜票,所剩无几。什么关牌、博眼子、大怪路子等,都是手段,工资赌没了开始赌饭菜票,继而是赌香烟。记得那时我有一顶“罗宋帽”,翻起的帽檐里塞满了香烟,到抽时,每根的烟丝都掉了一半……

那时,有集体生活的欢乐,也有诉不尽的烦恼。好在有最好的朋友和酒这个知己相伴,一辈子不会忘记的,是一次国庆食堂放菜,在两个寝室喝了三瓶黄酒、一瓶白酒外加一瓶葡萄酒,后果是三天三夜没醒。换了现在早一命呜呼,到阎王爷那报道去啦。

写着写着,满脑子都是那个年代的回忆:记得那时,有句说法,叫“插好黄秧,望望爹娘”,每每探亲回来,我们都会将从家里带回的物品分享,有炒麦粉、有红烧肉、还有饼干等,一个寝室的人就会会围坐在一起,边喝酒边享受这美食。

能回忆起的实在太多。想写的也太多太多,往事像放电影似的历历在目……回忆我们的青春岁月,怎能不泪流满面感慨万千。

值得欣慰的是,我们奉献出整个青春的农场,如今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崇明原八个农场已整合成“光明食品集团上海长江总公司”。农业,在光明集团有着主导的地位,相信,农场的未来会越来越好,我们的付出已经得到了回报,农场的今天已能告慰那些曾经和我们一样奉献了青春,并已故去的人:庄明月、张根发、蔡亚国、郭家平、王兴荣?、陈美华、吴巧珍、赵文君等……

 

作者:原跃进农场十一连队职工:姜战胜





返回列表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