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网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当前位置:上海农场知青网 -> 论坛 ->

返回列表

农场:未填写
发送站内信
帖子:48
精华:0
人气:0
最后登录:1970-01-01

发表于 2017-01-26 22:55:17  回复帖子

编辑  楼主 #1楼

 

让我来思念一下我人生中用同事替换同学的同室朋友:

余国强,绰号:阿木克。矮个,有时有点不讲理,有点人见人怕。那时我们去锄草,会带上竹茼抓蟋蟀。下班就在宿舍门口让蟋蟀不断地厮咬直至最后一个胜利者。其实我不懂蟋蟀,仅好玩而已。但老天爷很是怜悯弱者,让我的大将军胜利了。阿木克定要占为己有,我不知道当时是如何鼓起人生中的第一次勇气拒绝了。但蟋蟀被阿木克剿灭了。现在阿木克与蟋蟀一样已经飘离人间,但我还是很思念这位逝人。

王祥康,校友,白白净净书生样。就是他哥哥替我们找的床位。后来调到农场手表厂工作。他自己做的送我的一把斩口榔头至今在我的工具箱内。可惜至今没有找到他。

刘大祥,光明中学66届高中生,带女朋友来农场的。他姐姐曾经是我的老师,因为知识比我丰富,所以他和他女朋友是我尊敬的人,一直到现在。

周正平,绰号:周老嘎,英俊小生。喜欢吹,动手能力仅次于我。至今我的工具箱内还保存着被我占用的剪铁皮的大铁剪刀。到农场后的(估计在我成人后的人生中也是唯一的一次)第一次打架是与他进行的,当然我不可能赢他。后来我出工伤在静谧的夜晚一个人呆坐在宿舍门外时,他从女朋友那里回宿舍,看到我就紧紧抱着我的头安慰我。

余汝新,绰号:野鸭子,有点风趣幽默,是被女朋友管着的人。但人是管不住的,后来他还是出了点事。除了这事,我还是挺喜欢他的,因为他和女朋友对我们很好。

石进国,绰号:石棺材,五大三粗却不时透露出细腻,人很好,是条倔牛。后来听说比较困难,我回访农场时想找他,甚至想给予帮助,但我没法完成心愿,他已经离我们而去。

严如祥,绰号:老康,曾问人如何得此雅号,说是从英语魔鬼而来。刘大祥的校友。经常在我们睡着后开灯,甚至用手电在蚊帐中写作。是才子。最让人不可思意的是他把与我一起到农场的最漂亮之一的一个女孩擒下作为女朋友。曾问此女孩怎么会与之恋上的(其实我认为是有外部原因的),女孩说了让我记得一辈子的话:我没学到多少知识,与老康相恋后我从他那里得到了很多知识。在当今的社会里,还有这样的女孩吗?(后来看看那些相亲节目就知道了。虽然两者都是勇气非凡,但两者的品位却大相径庭)。





返回列表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