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网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当前位置:上海农场知青网 -> 论坛 ->

返回列表

农场:未填写
发送站内信
帖子:48
精华:0
人气:0
最后登录:1970-01-01

发表于 2017-01-26 22:58:26  回复帖子

编辑  楼主 #1楼

(转载)老三届的历史贡献和肩负的责任

  在网页上看到了一些谈论“老三届的悲哀”和“老三届文化现象批判”的文章,感叹万分。发生在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十七年。如果从1968年红卫兵运动结束,老三届服从了国家统一分配,满怀着革命豪情,学工学农,上山下乡,建设边疆,保卫边疆,到现在也有三十五年了。应该如何正确看待“老三届”?至今没有一个官方和民间的公平说法和结论,众说纷纭,褒少贬多,这里参杂了太多被淹没的历史事实和政治成见。

经过二十来年的改革开放,经济起飞,伴随着经济发展,贪污腐化成了公害,大批贪官的卷款外逃,说明政治体制和选拔干部的政策出了大问题;贫富差异急剧扩大,利益集团官商勾结,通过圈地,大量盗取国家财产,急剧暴富起来,作为人民共和国主人的工农大众,反而成了一贫如洗的弱势群体,说明党和政府的代表性和依靠对象出了大问题;教育和医疗的产业化和贵族化,剥夺了农民孩子受到平等教育和穷人生病得到平等治疗的权利,说明党和政府在决定国家发展的方向和选择的道路上也出了大问题,如是等等。这些问题无一不与在资本化,产业化和市场化的过程中缺乏一套立法,执法,法律监控和舆论监督的体制建设有关,也和缺乏社会的公平正义和利益平衡的考量有关,还与这些年来党和政府如何看待和处理老三届这一代人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文革是一段无法被回避和阉割的历史。人类社会发展的传承,也不可能因为老三届被人为地一再矮化和妖魔化而出现真正的断层。处于五十岁左右的老三届正年富力强,是在新中国诞生前后出生,伴随着人民共和国一起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不管出于何种冠冕堂皇的政治理由,存在何种咬牙切齿的仇恨,也不管任何个人的喜欢还是厌恶,谁也无法否认,老三届作为承上启下的一代人,在中国整个社会各行各业中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是国家的栋梁和中华民族的中流砥柱。本文只是作为一个引子,抛砖引玉,试图探讨老三届的历史贡献和肩负的责任。

  文化大革命,打断了老三届的学业,使老三届首当其冲,不由自主地被卷入了这场史无前例,巨浪涛天,无比凶险的政治斗争和群众运动中。尽管文革初期的红卫兵运动曾经制造过“红色恐怖”,对社会造成过破怀性冲击,在老三届中间也造成过巨大的伤害,撕裂过他们之间的感情,以及随着1968年下半年老三届接受了统一分配,被分散到了全国各地后,历尽了人间的艰难困苦和悲欢离合,有着各自不同的学历和履历,不同的生活经历和荣辱兴衰的变迁,然而,就算是身处天涯海角,或者异国他乡,都切不断老三届之间的联系和思想交流。

  除去极少数十恶不赦的刑事罪犯和以各种卑鄙手段,丧尽天良地参与诬陷,残害同学,踩着受害者的尸骨,攀龙附凤的政治投机者,不管在文革中是属于哪个派的,也不管在随后的各种政治审查和报复清算中是不幸的被迫检举告发者,还是遭受到长期的政治审查,甚至被监禁的受害者,随着三十五年来岁月的流失,认真的反思,不断的学习和探索,在老三届之间总能打破学历,社会地位,贫富的差异,理解总是能取代仇恨,岁月抚平了伤口,使大家能够携起手来面对未来。对老三届中的绝大多数人来说,是共同的理想追求,共同的传统价值观,忧国忧民的社会责任心,和共同面对的社会压力,把他们牢牢地凝聚在了一起。

  说到老三届,严格地说应该是指现在年龄在48到56岁之间,是指在1966年春天文化大革命之初,当时正在中学读书的初一到高三的一批意气风发,风华正茂的青少年学子。如果放宽一些,也应该包括当时在读小学五,六年级和大学一,二年级的学生。广义的老三届应该是包括出生在解放前后,伴随着人民共和国一起成长,感受了翻天覆地的社会变革,大规模的经济建设,亲身经历了三年自然灾害的饥饿和文革的动乱,直接参加了毛主席亲自发动的红卫兵造反运动,亲眼目睹了以工人造反组织为主体的文攻武卫,武装夺权斗争,又在学工,学农,上山下乡,支边支农的大潮中,满怀着理想,以天下为己任,背井离乡,走南闯北,深入了中国社会的各个角落,落户于穷乡僻壤,蛮荒边陲,经受了各种艰难困苦的生活磨练和各种政治运动残酷斗争的烈火熔炼,却始终能够以宽广的胸怀,无怨无悔,承受了这一切苦难,仍然保持自强不息,继承着中华民族优良传统的一代人。

  有人一说起文化大革命,就把文革的动乱归罪于老三届,认为老三届是无知,盲目,冲动的一代,是无法无天制造了动乱的一代,是被文革毁掉了的一代人。对于这些不顾历史客观事实,出于无知,或个人怨恨和成见的无理指责和恶言中伤,根本不值得反驳,只需摆明事实真相就能一目了然。关于老三届被不公平地背负上文革的原罪十字架问题的深入探讨,本人将另作专题讨论。事实却正好相反,正是由于经历了文化大革命,使老三届看清了中国社会的本来面貌,变得十分成熟和理性。老三届是在文革中最早摆脱了个人崇拜和迷信的一代人。在老三届中拥有大批忧国忧民的思想者和回顾历史,展望未来的探索者。也正因为如此,在文革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老三届被视为洪水猛兽,视为叛逆,视为不能被容忍的一代。

  孟子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弗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哪里需要,老三届就奔向哪里。为了保卫边疆,改变农村的落后面貌,老三届奋斗在穷乡僻壤,蛮荒边陲,付出了青春年华。所以,真正做到了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深入社会,了解中国社会,掌握着解决中国各种重大问题金钥匙的正是老三届。建国以来,真正经受了这等磨练的也只有老三届这一代人。文革结束后,认识到只有掌握现代科学知识才能实现中国的四个现代化,老三届又竭尽所能,冲破重重阻力和障碍,努力深造,成为了各行各业的中坚力量。改革开放,经济迅速发展,老三届中不少人又按照国家发展的需要,勇挑重担,努力创业,担负起了各级政府中上层领导的职务,国营和私营公司的老总,和民间各种经济体的领导者。因此,可以当仁不让地说,真正做到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也正是老三届。

  与此同时,由于出生时代的不幸,老三届又是中国社会急剧变化和发展中产生的各种苦难的直接承受者和见证人。在少年时期,老三届深深感受了父母辈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中的大无畏牺牲精神和为改变祖国一穷二白面貌,振兴中华的全力付出,但也同时承受了反右斗争,大跃进年代和反右倾等各种运动对社会,家庭和亲友关系所造成的冲击和震撼。在青少年生长发育期,老三届碰上了六十年代初期的三年自然灾害,不得不学会如何忍饥挨饿,互相照顾,共度难关。文化大革命中止了老三届的学业,把他们卷入了大规模政治斗争,群众运动,甚至武装冲突的暴风骤雨和惊涛骇浪。红卫兵运动结束后,老三届还不得不鼓足勇气,背井离乡,上山下乡,支农支边,承受起文革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破坏的一切后果,随后还遭受到各种政治运动的审查和清洗,那些在文革中被打倒过的复职官员的 “秋后算帐”,和老三届中极少数参与作恶的败类的疯狂打击报复和政治迫害。

  老三届被不公正地强制背负起了文革原罪的十字架,成了被诅咒,被泄愤,被清算的对象。文革结束后,为农村发展和边疆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的老三届,作为返城的知青,居无定所,被安排在街道工厂,或从事一些城里人不愿做的修路工,清道夫等繁重的体力工作。老三届理解政府的困难,毫无怨言,在社会的最底层挣扎,重新出发,继续追求着美好的未来。没有能够返城的知青则遭遇到重重阻力,不得不坚持在农村和边疆,继续着他们的“接受再教育”。当然,这里还是要把那些文革后父母仍然有权有势的干部子弟排除在外,他们返城后非但不必承受这种磨难,还可以平步青云得到加倍的补偿。

  不知是恶作剧,还是当官的心血来潮,党和政府确实是对老三届连开了几个天大的玩笑。党和政府一再号召知识青年要扎根农村,扎根边疆,鼓励知青要和贫下中农打成一片和当地的贫下中农子女通婚。然而,政府的知青下乡政策在1970年代后期发生了180度的转变,允许知青返城,却不允许携带作为当地贫下中农子女身份的配偶和他们的子女返城。这一政策的逆转和不合天理的规定,撕裂了多少个家庭?制造了多少个家庭悲欢离合的血泪故事和长期分居的社会问题?这些问题又有谁会来统计和关心?

  党和政府一再号召,政策上也严格作了年龄规定,要晚婚,要计划生育。独生子女政策似乎也是特为老三届制定的。说是老三届响应了政府的晚婚号召也好,说是下了乡的老三届不结婚是为了等着要返城也罢,1980年代政府晚婚政策的急剧改变,允许结婚年龄的大幅度降低,撇下了一大批老三届大龄未婚男女。这种政策上的剧变,对这些老三届大龄未婚男女,特别对大龄女性简直是个晴天霹雳。老三届刚返城,居无定所,职业卑微,没有积蓄,政策聚变对他们的婚姻造成了很大的问题,他们是有苦无处诉,被打落了牙齿也只能和着血泪往肚子里吞。许多老三届的大龄女性只能委屈求全勉强出嫁,或落落寡欢孤独了一生。

  恢复了高考,这对被压在社会最底层,已经大龄的老三届是个争取翻身,难得的好机会。然而,许多省份在大学的录取标准上对老三届和应届毕业生采取了两套标准。大批从农村出来赶考的,尤其是女性考生,虽然达到了分数线,却被以种种不成文的理由排斥于大学门外,剥夺了深造的机会,也剥夺了大批老三届考生最后的翻身机会。只有少数成绩比应届生高出了一大截的老三届才得以如愿以偿。在当年的工农兵学员中也不乏学有所长的栋梁之才,可是因为他们也是老三届,甚至更背负有当年张铁生考白卷上大学的双重原罪十字架,随着应届大学生的毕业,在许多省份工农兵学员没有得到再进修深造的机会,纷纷从教学,研究和国家公务员的职位上被取代,被淘汰。

  这种处处针对老三届的文革仇恨和恐惧,被贯穿在党和政府发展党员,选拔干部的政策上。文革后,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政策是不再提起了,却被借着“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各种政治运动的名义,清算文革中的个人恩怨,肆无忌惮的秋后算帐,打击报复所取代。追究背后的真正原因,还是因为在老三届中存在着一大批无法被当局容忍的才华横溢,组织领导能力极强,具有大无畏的献身精神,已经摆脱了个人迷信,不会再盲从的思想者。这种针对老三届文革中表现的追查,政审和清洗的政策一直延续到1980年代中期,也在很长的一个时期内,为老三届中积极钻营的告密者,为无中生有的揭发者,为靠迫害老三届作为晋升阶梯的政治投机者打开了方便之门。以胡耀邦为首的党中央提出了培养接班人的“三梯队”。在那时,虽然已经经过了将近二十年的反复审查和清洗,在选择接班人的标准中还是明文提出了要在老三届中清查“三种人”,防止他们混入革命队伍,可见对他们的恐惧之深。

  到了九十年代后期,经济改革涉及了所有制改造和国营企业的大批工人下岗和提早退休。对于当时年龄快上五十岁的老三届,上有老,下有小,正处于负担最重,压力最大的关键时期,却又成了下岗和提早退休的热门人选。然而,这些被下岗和提早退休了的老三届,既没有怨天尤人,也没有穷困潦倒,在缺乏政府实质性的支持和银行拒绝贷款的逆境条件下,反而迫使他们摆脱了大锅饭思维,自找出路,相互帮助,努力创业,开辟了事业追求上的第二春。

  说到了这儿,有人也许要问,从小到大曾经被称为祖国的花朵,新中国的骄傲,是党一手培养起来的永不生锈的螺丝钉,可靠的革命接班人,伴随着新中国一起成长的老三届,在文革初期还一再得到毛主席接见的时代宠儿,天之骄子,居然会在文革后一落千丈,遭受到左派,右派,革命派,反动派,一致的围剿,经历和遭受了如此匪夷所思的磨难和不公平待遇?那么,你们为什么还要这么傻,还要满怀豪情地去背井离乡,听任摆布?为什么你们非但不要求政府对以往的过失作出赔偿,或补偿,还要逆来顺受,无怨无悔地继续付出?为什么你们在遭受到了无穷无尽的苦难和打击后,还要默默地忍受,而不组织起来反抗?

  从现在的眼光看,对老三届的经历和遭遇简直不可理解,提出的问题可能会数不胜数,答案其实很简单。从外部条件分析,文革使当时的老三届四分五裂,无法凝聚成一股强大的力量。而且,当时全国各地,所有学校和政府机关都处于军管状态。加上,当年的老三届还十分年轻,只是一群无权无势,书生气十足的青少年学生,遇到了当代最伟大的战略家,当然只能听任命运的摆布。没等红卫兵运动结束后,各组织之间共释前嫌,凝聚起来,老三届中的各敌对派系人员就被混编后,快速分配,分散到了全国各地。随后,又是政治运动不断,政治审查不断,使老三届之间长期互存戒心,不敢轻易相信对方,无法抱成一团。

  从内心世界分析,在1968年,当时的老三届中真正破除了个人迷信,提出了政见的还只是少数中坚分子,而且这些人并不反党,还受到了被打成“反革命”的严重威胁和监控。绝大多数老三届对毛主席还是无限崇拜,对党还是无限热爱的。只有经过后来的林彪事件,“四人帮”的垮台,毛主席的去世,才有越来越多的老三届陷入了信仰危机,破除了个人迷信的人数才多了起来。同时,停止动乱,希望安定团结,是经过文革动乱后当时全国上下一致的共识。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贡献自己的青春,建设农村,保卫边疆是每一个公民义不容辞的义务和责任,也是当时老三届的一致共识。经历了种种磨难的老三届,能够深明大义,充分体谅国家的经济困难和在工作安排和政策调整上的困难。个人利益必须服从国家的利益,这对当年的老三届说来应该是一种最基本的思想觉悟。

  然而,在三十几年已经过去了的今天,只是一部分老三届搞了几次聚会,出了几本书,并被电视转播了,为何会引起这么大的骚动?竟然会惊动到这么几个自称是自由派的晚辈,也来装模作样地拣起以往强加在老三届头上的罪名,不合情理地往他们父母辈伤口上撒盐,鹦鹉学舌,胡乱评论一番?更有人在网上惊呼,当年的“红卫兵”又要来了!怎么会发生了这样的情况?他们在担心,害怕些什么?能够使他们感到威胁和恐慌的,可能就是老三届组织活动所表现出来的凝聚力,在老三届的言论和书籍中所表达出来的,维护国家利益的社会责任心,民族传统价值观和忧国忧民的浩然正气。这些年轻人缺少的,正是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民应该具有的一切以国家利益为优先,责任和义务的认同;作为中华民族的精英应该具有的传统美德,文化继承和民族精神的灵魂;和作为中国人应该具有的,能使他们抬头挺胸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炎皇子孙的脊梁骨。

  前面提到,中国社会目前出现的所有重大问题,无一不与党和政府这些年来如何看待老三届这一代人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把以往的党和政府领袖在文革中犯下的严重错误,归罪于当时只有十几岁,对领袖无限信赖,盲目跟从的青少年一代;把作为干部的个人在文革中被打倒,受到的委曲,迁怒,报复在当时还不成熟,跟随着运动作出了一些过火行为的孩子身上,这样的做法不但荒唐,而且十分无耻。因为经过文革,在老三届中产生了一大批才华横溢,摆脱了个人迷信和愚民教育的思想者和忧国忧民,具有牺牲精神,大智大勇的志士仁人,就不能被当局所容忍,企图扼杀老三届中的所有精英,甚至扩大迫害到整整一代人。把本来应该作为依靠的对象和重点培养的国家栋梁之才,当作了长期打击和排斥的对象,必然会使自己站到了老三届所代表的工农大众和时代精神的对立面。这种错误的政策和指导思想,必然会导致所用非人,造成党和干部队伍良莠不齐。当前出现的贪污腐化成风,贫富分化加剧,党和政府的代表性和国家的发展方向上的各种重大问题,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以往的党和政府的领导人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始终如一,坚持对老三届在文革中的表现,进行审查和清算,诬蔑和指责老三届是无知,盲目,冲动的一代,是无法无天制造了动乱的一代,是被文革毁掉了的一代人,在迫使老三届背负起文革原罪十字架的同时,他们是否真正意识到,否定了出生在解放前后,伴随着人民共和国一起成长,由党和政府亲手培养起来的一代人,也就在同时否定了他们自己?被他们视为洪水猛兽,千方百计想要毁掉的一代人,却正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和国家的希望?

  经过了二十几年的改革开放和经济起飞,由于没有同时加强政治体制改革,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与时俱进的快速调整,也造成了大量使社会动荡不安潜在的重大危机。老三届在保持了几十年的沉默后,又开始以各种形式活跃了起来,是因为他们感觉到了这些潜在的重大危机的严重性和一旦破局会造成的巨大社会灾难,同时意识到了自己在面临社会大变革时期的社会责任。由于经历过烈火的熔炼和暴风骤雨的洗礼,几十年的反复思考和学习探索,在老三届这一代人中藏龙卧虎,其中不乏才华横溢,治国安邦,大智大勇的思想家,栋梁之才和解决各种错综复杂疑难问题,处理重大危机的奇能异士。从公开报道的因为各种贪污,腐化,胡作非为,遭到惩处的官员案例中很少有老三届的,可见他们为官还是比较清廉,正直。过去三十五年的历史事实能够证明,老三届非但不是社会动乱的制造者,反而是保持中国社会团结和稳定的中坚力量,是改革开放,发展经济,和政治体制改革的依靠力量和主力军。

  现在,老三届都正年富力强,在时刻准备着迎接时代大变革挑战的到来。随着“四人帮”的垮台,这些年改革开放带来的全民思想认识上的提高,三十五年前一些老三届所提出的政见,已经成为了全民的共识,应该是到了给老三届的历史功过作出一个公正的评价的时候了。事实是,无论是再下一代的党政领导人的权力交替,还是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从而引发的社会大变革,都离不开老三届的参与和主持。中国社会发展的传承也根本不可能逾越,或跨越过老三届这一代人。作为新一代党和政府的领导人,应该把老三届作为依靠对象和政治体制改革的中流砥柱,择其善者大胆启用,委以重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严格整顿党纪和干部队伍,清除弊端,全面有效地化解各种危机,将会事半功倍,利国利民。如果中国新一代的党政领导人,能把老三届聚集起来的巨大能量,有效地转化为体制改革和经济建设的强大推动力量,中国将从此走向一个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国富民强,鼎盛的辉煌时期,这当然是众望所归的,也将是中华民族之大幸。





返回列表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