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网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彩虹天地

当前位置:上海农场知青网 -> 彩虹天地 -> 正文

毛泽东谈为何要从1959年开始特赦国民党战犯?

日期:2020-07-31 06:41:50 点击数:297 来源:知青之友 作者:选送:学史


毛泽东谈为何要从1959年开始特赦国民党战犯?


选送:学史



1947年10月1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发布由毛泽东起草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指出:“逮捕、审判和惩办以蒋介石为首的内战罪犯。”这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公开提出国内战犯问题及惩办以蒋介石为首的内战罪犯的政策。

1948年11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发布惩办战争罪犯的命令。该命令明确宣布:“凡国民党军官及其党部政府各级官员只要犯下命令所列十二条罪恶行为之一者,均应加以逮捕,并以战犯论罪;凡带头执行以上各项罪恶行为之一者,亦以依法惩办;凡采取有效办法,因而使人民的生命财产及一切属于我军的战利品及城市建设获得安全或免于破坏者,均给予应得之奖励。”



1948年底,人民解放战争取得决定性胜利,蒋家王朝已处于风雨飘摇之中,12月25日,毛泽东以“陕北权威人士”的名义,以“新华社陕北电讯”的形式,就国内战犯名单问题发表重要谈话,表示:全部战争罪犯名单有待于全国各界根据实际情形提出。但举国闻名的头等战争罪犯,例如蒋介石、李宗仁、陈诚、白崇喜、何应钦、顾祝同、陈果夫、陈立夫、孔祥熙、宋子文、张群、翁文灏、孙科、吴铁城、王云五、戴传贤、吴鼎昌、熊式辉、张厉生、朱家骅、王世杰、顾维钧、宋美龄、吴国祯、刘峙、程潜、薛岳、卫立煌、余汉谋、胡宗南、傅作义、阎锡山、周至柔、王叔铭、桂永清、杜聿明、汤恩伯、孙立人、马鸿逵、马步芳、陶希圣、曾琦、张君励等人,则是罪大恶极,国人皆曰可杀者。

1949年1月26日,新华社发表蒋管区人民广泛欢迎毛泽东1月24日发表的《关于时局的声明》与热烈讨论战犯名单的报道,又列出了37人的补充名单。这是中共中央第二次正式公布的战争罪犯的名单。



随着国民党军队兵败如山倒,蒋介石集团党政军特系统的战争罪犯纷纷落入人民的法网。当时,被人民解放军俘虏的国民党战争罪犯共有926名。其中,中将级军官72名、少将级军官323名,相当于少将级军官65名,校级军官276名,属于政府系统的有46名。新中国建国之初,他们暂时分别关押在北京、抚顺、济南、西安等地的战犯管理所里。

时间进入20世纪五十年代中叶,新中国的内外形势均向好的趋势发展,开始考虑用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处理国内战犯问题也随之提到重要的议事日程上来。

之所以有信心对蒋介石集团战争罪犯采取特赦政策,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建立在对他们中间大多数人尚未丧失民族立场、还具有一定爱国心的这种认识基础上的。翁文灏,曾任国民党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卫立煌,也曾是蒋介石的“五虎将”之一,解放战争时期任国民党军东北“剿总”司令。这两人曾在我党1948年12月25日宣布的43战犯名单上分别列为第12名和第28名,翁文灏与卫立煌先后于1951年1月和1955年3月公开发表声明,与台湾当局彻底划清界线,弃暗投明,毅然决然回到祖国怀抱,并为祖国社会主义建设和祖国统一大业作出了积极的努力。



195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对“大赦”和“特赦”作出相应规定,为党对战犯的赦免政策提供了明确的法律依据。关于释放战犯的步骤,一种意见认为应立即全部释放,另一种意见则认为应该逐步释放。周恩来认为后一种意见较为稳妥。最终一致同意对在押的蒋介石集团战犯实行“一个不杀、分批释放,来去自由,言论自由”的处理方针。

为什么不杀了战犯?毛泽东说过:对一切反革命分子,都应当给以生活出路,使他们有自新的机会。这样做,对人民事业,对国际影响,都有好处”。他还表示,如果杀了他们:一不能增加生产;二不能提高科学水平;三对我们除四害没有帮助;四不能强大国防;五不能收复台湾。如果不杀或许对台湾还会产生影响。

考虑到当时不少人的接受程度,就释放蒋介石集团战犯的时间,毛泽东说:“目前马上释放,时机尚不成熟,理由是,放早了,老百姓不那么清楚,我们也不好向老百姓说明,还要过几年,老百姓的生活更加过得好了,我们再来放。”



从1959年6月到10月,战犯先后集体三次给政府写“感恩信”,除了表示“服罪”外,多数都表示愿意在解放台湾的斗争中贡献自己的力量。

1959年正值新中国成立10周年大庆之际,这为正式实施赦免战犯的政策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契机。

1959年8月24日,毛泽东致信刘少奇正式提出这特赦战犯建议。按照毛泽东的建议,1959年9月8日,刘少奇主持召开会议,讨论并通过了特赦一批战犯、反革命犯和普通刑事罪犯的建议。

1959年9月14日,毛泽东代表中央正式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建议:在建国10周年的时候,对于一批确实已经改恶从善的战争罪犯和普通刑事罪犯,宣布实行特赦是适宜的。采取这个措施,将更有利于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对于这些罪犯和其他在押罪犯的继续改造,都有重大的教育作用。毛泽东说:“凡是改好了的,我们赦免。按照宪法,叫特赦,不是大赦。”为什么1959年才做这件事?毛泽东回答说:现在人民群众站起来了,有神气了,不怕他们了!



1959年9月17日,二届全国人大九次会议通过特赦议案。同日,刘少奇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特赦令》,宣布“对于确实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和伪满州国的战争罪犯、反革命罪犯和普通刑事罪犯,实行特赦”。

1959年12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分别在各地的战犯管理所召开有全体在押战犯参加的特赦释放大会,宣布首批特赦战犯33名。从这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1960年11月28日特赦了第二批战犯50名;1961年12月25日特赦了第三批战犯68名;1963年4月9日特赦了第四批战犯35名;1964年12月28日特赦了第五批战犯53名;1966年4月16日特赦了第六批战犯57名;1975年3月18日特赦了第六批战犯293名。至此,在押的战争罪犯全部处理完毕。







分享到:

文章评论

全部评论 (0)

活动图片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