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网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彩虹天地

当前位置:上海农场知青网 -> 彩虹天地 -> 正文

上海知青的双亲决定插队第二故乡

日期:2020-09-26 08:37:32 点击数:268 来源:北上海建设者 作者:选送:小蝶


父母到子女插队的第二故乡颐养天年


原创 :草根茶社   选送:小蝶


2005年8月份,上海知青王小明携爱人和父母来到了他曾经插队落户的海兰屯。时隔三十多年,曾经的海兰大队已今非昔比,宽阔平坦的村路,整齐的村落,一栋栋别具一格的朝鲜族民居格外醒目。看着这陌生又熟悉的地方,王小明思绪万千、百感交集。当年来这插队落户的情景又浮现在他的眼前。


上海知青带父母去曾经插队的第二故乡探访,他的双亲决定再次插队


1969年4月12日,王小明和三名上海知青一同来到了边陲这座小村子,他们是来这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当时的海兰屯只有五十多户人家,四十多户村民是朝鲜族,只有六户汉族人家。那时的朝鲜族人家都不太会说汉语,初来乍到的上海知青和朝鲜族交流成了一个不小的难题。幸亏屯子里汉族社员都会说朝鲜语,上海知青也就有了免费的翻译。

海兰屯是边陲农村比较富裕的一个自然村,那里地势平坦,土地肥沃,美丽的海兰江绕村而过。海兰江对面是玉兔山,玉兔山虽不高,可山上树木茂密,林中鸟语花香,山体外形酷似一只温柔的兔子,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那年王小明还不满十六周岁,来插队落户的四个人中属他年龄最小。来到这个陌生的小村庄,热情似火的朝鲜族乡亲们为他们四人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朝鲜族阿玛尼和阿之迈(大嫂)还跳起了欢快的朝鲜族舞蹈。欢迎仪式结束后,大队金书记把他们四人安排在了一家朝鲜族社员家中,两名男知青住在西厢房的一铺朝鲜族火炕上,两名女知青和这家的主人住正房,西间屋里也有一铺朝鲜族火炕,让两名女知青居住。房主夫妇俩住正房的东间屋,四名上海知青和房主一个锅里吃饭。因为上海知青都不会做饭,房东大婶负责做饭,这是大队金书记特意安排的。

有了朝鲜族大婶的关爱和照顾,四名上海知青天天都能吃上热乎汤饭。刚开始上海知青不习惯喝朝鲜族酱汤,等过了一段时间,一顿饭没有酱汤,他们吃饭都不香。没多久,他们不仅喜欢上了朝鲜族酱汤,还喜欢上了朝鲜族泡菜和朝鲜族辣酱,朝鲜族大婶做的饭菜,简直就是美食。后来,王小明回忆说,他们四名到海兰屯插队的知青,是成千上万上海知青中的幸运儿。

解决了吃住的生活大问题,很快也就到了春耕春播的大忙季节。考虑到上海知青都没干过农活,金书记就特意安排一位懂汉语的朝鲜族阿爸依(岁数大一些的男性老社员,朝鲜语爷爷的意思),专门指教这四名上海知青学拉车挑担,学翻地拉犁。那位阿爸依特别慈祥和蔼,也特别有耐心,教了一遍又一遍,直到他们四人都明白、都会干为止。阿爸依还教上海知青学朝鲜语,他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教他们,四名上海知青非常受感动。


上海知青带父母去曾经插队的第二故乡探访,他的双亲决定再次插队


春耕春播是很苦很累的农活,看到四名上海知青的肩膀压肿了,脚上手上磨起了水泡,房东大婶就会心疼的抹眼泪。但凡有苦累的农活,房东大婶就会为四名知青每人煮一个鸡蛋,她夫妇俩从舍不得吃。因为这,四名上海知青感动哭了好几回。

熬过了最苦最累的春耕秋收,四名上海知青也就慢慢适应了艰苦的农村生活。经过一年的朝夕相处,四名上海知青和房东夫妇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们四人都管房东大叔叫阿伯基(朝鲜语爸爸),管房东大婶叫阿玛尼(妈妈)。

转眼就到了1973年,王小明已经二十岁了,另一名叫周成栋的男知青都二十三岁了。两名女知青年龄大的叫吴小梅,她比周成栋小一岁。年龄小的女知青叫钟惠,比王小明大半岁。看看四名上海知青都到了恋爱的年纪,房东大婶趁大家一起吃晚饭的时候,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看小梅和成栋简直是天生的一对,你俩干脆处对象吧,我给你们保媒做媒婆。”

听了房东大婶的话,吴小梅和周成栋脸红的像下蛋的母鸡,都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也是因为房东大婶的那句话,她俩后来真的结成了夫妻。

房东大婶看吴小梅和周成栋都脸红了,她又笑着说:“你俩可以先恋爱,但结婚之前,还要保持距离,不可以有肢体接触。还有小明和钟惠,你俩也挺般配的,可你俩年龄小一点,再过一年谈恋爱也不晚。从此往后,你们都是大人了,特别是女孩子,要保护好自己。”在房东大婶的关怀关心下,四名上海知青在海兰屯生活的很快乐,他们没感觉到其他插队知青那样难以忍受的苦累和寂寞。

1973年年末,吴小梅第一个通过招工返回了上海。第二年的春天,周成栋也通过招工返回了上海。海兰屯就剩下王小明和钟惠两个人了,他们也期待着早日返城回到父母身边。

转眼就到了1974年的春天,钟惠如愿以偿通过招工返回了上海。钟惠也走了,王小明突然感觉到了寂寞和孤独,他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过好几次。房东大婶理解王小明的心情,她变着法给王小明做好吃的,还让自己的丈夫带王小明去海兰江抓鱼,去玉兔山采野菜套野兔,为了让王小明高兴,房东大婶什么办法都用上了。


上海知青带父母去曾经插队的第二故乡探访,他的双亲决定再次插队

上海知青在延边资料图片


直到1975年秋后,王小明才通过招工返回了上海,回到了父母的身边。临离开海兰屯那天,王小明泪流满面,他冲房东夫妇俩深深鞠了一躬。

三十年的时间似乎就在转眼间,三十年后的2005年,王小明、钟惠夫妇俩带着父母来到海兰村的时候,三十年前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王小明、钟惠夫妻俩见到昔日的房东阿伯基和阿玛尼时,她俩上前搂住两位白发老人失声痛哭。哭够了,钟惠把她的公婆介绍给房东夫妇俩,钟惠的公公婆婆一连说了好几声谢谢,还给房东夫妇俩深深鞠了一躬。可惜的是金书记前年去世了,王小明和钟惠想说声感谢已经没有机会了,金书记的去世,成了王小明和钟惠心中永远的遗憾。

王小明和钟惠回到了曾经插队落户的第二故乡,他们探望慰问了乡亲们,得到了乡亲们的热烈欢迎。为了隆重招待上海来的客人,房东阿伯基买了一条狗,房东阿玛尼做了血肠和小鱼汤,还有打糕和各种朝鲜族泡菜。得到这么隆重的招待,王小明的父母非常感动。为了感谢房东夫妇俩曾经对自己儿子的照顾,他们为房东夫妇买了好多礼物,还强行塞给房东阿玛尼两万块钱。

一连在海兰村周边游玩了一个礼拜,看看清澈的江水,看看树木茂密的玉兔山,再看看整洁的村容村貌和热情似火的乡亲们还有适宜温润的气候,王小明的父母发自内心地喜欢上了美丽的海兰村,他们有了夏日到这避暑的打算。

又在村子里转了大半天,王小明的父母看好了那所离江边不远的农家小院,在房东阿伯基的帮助下,王小明的父母买下了那三间砖瓦房和一所小院子(那时农村房子还可以卖给城里人),他们计划在海兰村插队扎根,颐养身心。

买下那栋农家院的第二年五一节,王小明的父母就来到了海兰村,直到冬季,他们也没回上海。在海兰村睡了大半年的火炕,王小明母亲腰疼腿疼的老毛病竟奇迹般地痊愈了,王小明父母的慢性咽炎也奇迹般好转,他俩已经离不开海兰村了。



海兰村夏天不热,冬日有火炕,春秋气候宜人。海兰村山清水秀,空气清新,真的是世外桃源,天然氧吧,王小明的父母很适应这里的生活,也非常喜欢这个地方,他们说晚年哪也不去了,就在海兰村养老了。

目前,王小明年近九旬的父母身子骨还很硬朗,他们还生活在海兰村。王小明和钟惠也基本常年生活在海兰村,偶尔去上海的儿子家住几天。因为他们要照顾年迈的父母,所以就不能在上海住太久。每逢春节,王小明的儿子儿媳和孙子都来海兰村过年,他们一大家子人和海兰村的乡亲们相处的很好,真的是情同手足,亲如一家。


作者:草根作家

分享到:

文章评论

全部评论 (0)

活动图片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