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网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彩虹天地

当前位置:上海农场知青网 -> 彩虹天地 -> 正文

金桂花香的那一天

日期:2020-10-17 09:53:59 点击数:463 来源:湘楚山地文学 作者:罗东成



 金桂花香的那一天


 罗东成




      



        在进入大山之前,他的心是空的。他曾无数次想过要逃离的尘世,此刻被远远地抛在身后。他留恋它吗?他不知道。脚下是狭窄的山涧小路,抬头看,那两厢阴沉沉、黑森森望不见顶的山峦,极像是两个横眉冷对的冤家对峙着,挤
压得天空只剩下一条缝,没有光亮。只有迎面刮来的山风掀起他的衣襟,他就像断线的风筝挣扎在狭隘的山沟里。
        他想起几天前和妻子的那场争吵。生活的困窘,让曾经小鸟依人的妻子,日复一日变成河东狮吼,他再也感觉不到她的一丝温柔。这时,刚好一位同事在湘西的大山里承包了一段公路隧道,请他去当施工员。极度悲观失意的他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同行的人说,进了山,就真的与世隔绝了,连电话、手机都没有信号。他望着小巧的手机,一路上他一直把它揣在手心里,揣得汗津津的。他把存在通讯录上的电话号码翻了几遍,也找不到一个贴心的人,他更不想把电话打给妻子,想到妻的横眉冷对,他心里仍还有挥之不去的阴影。
        当走出山沟,进入一个土家族人的山寨,在寨前的那棵桂花树下休息时。他拨了家乡的区号,信手按了个5字开头的7位数。并没期望有谁来接听,但电话却很顺利地接通了。是一个柔美的女声;“你好!”一声亲切的问候,磁石般地吸住了他。
        接下来,他好像落水的人抓住了一根稻草,不管不顾地对着手机自言自语。他说起一生的坎坷,他是家里的长子,有三个弟弟,从小就不被父母疼爱。父亲是乡里的裁缝师傅,脾气粗暴,动不动就用量衣的竹板尺子打他。唯一受到温暖的一次,是他五岁那年发高烧,乡下的土方子都用尽了,也不见退烧,是父亲搂抱着他连夜走了几十里山路送到城里的医院去医治,在医院那十几天母亲一直把他抱在怀
里。此后,就再也没有温存的记忆。初中毕业后,他进了县建筑公司当学徒,每月二十元的生活费,要拿出大部分供三个弟弟读书。后来出师了,单位要送他到大学读书,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他谢绝了。如今三个弟弟都有大学文凭,都成了家,一个是处级干部,一个当中学校长,最小的弟弟也是一位人民教师,都过得很幸福。他曾想,搭弟弟的福,揽一些工程,赚点钱,可他们硬是不帮忙……他完全是靠自己的努力,当上了施工员,娶妻、生子,还计划买套住房,眼看日子向好的方向奔了。却在那次到大西北去承包工程时上当受骗,搞得倾家荡产,还欠下了几万元的债……现在他万念俱灰。他一生向往名山大川,现在他来了,就再也不想回去了。他要把自己化成一抔净土,撒在大山里,撒在身边这棵古老的金桂树下。
        “你在听吗?”他问。
        柔美的声音,像春风拂过他的心田。她竟一点也没惊讶于他的唐突和冒失,老朋友似的轻笑着说;“你说,你身边有棵桂花树,那要是开起花来,一定很美、很香的。”
        沉重的话题中,突然地有了花香。他笑了,说;“是啊,树上还挂了块牌子,标明这棵树有200多年了,能香飘十里呢。不过要等到明年八月才开花。”
        “那好,等到明年八月桂花飘香的时候,你寄一束给我好吗?”她居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他抚摸着桂花树,无端地温暖起来……
        后来,在大山沟里,无数个夜晚,当他躺在工棚里睡不着的时候,他就会想起她的笑声来,那个陌生的,柔美的声音,成了他牵挂的全部。他想起她要看的金桂花,他想,他无论如何一定要活到明年八月,活到金桂花香的那一天。他
答应过他,要给她寄一束金桂花。这样的牵挂,让他克服了重重困难。
        那天,遇上塌方,他被困在隧道深处将近半个月。当救援人员将奄奄一息的他从隧道里抬出来时,同事们都以为他死了,但他却从担架上坐了起来。别人都说是奇迹,只有他知道,支撑他的,是梦中的金桂花,是她。
        还有一次,他独自下山,路过一片原始森林时,突然从树上窜出一条大蛇,一下子缠住了他的身子。蛇头吐着鲜红的蛇信子,一圈又一圈紧紧地缠绕着,他听到了自己全身骨架被挤碎的咔嚓声,就在呼吸快要窒息的那片刻,脑海里一
刹那闪过金桂花,他几乎要绝望了,却顽强地挺着,瞅准机会,一口狠狠地咬住了大蛇的七寸。蛇毒抵不住人的狠劲,大蛇活生生被他咬死了。
        他把这一切,写在日记里,向陌生的她倾诉。他不知道,在遥远的家乡,那个陌生的她是否偶尔会想到他。当然,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答应过她,要给她寄一束金桂花,他一定要做到。
        好不容易,春天过了,秋天来了。在家乡的田野上,应该是稻谷飘香的时候了。
        他心里终于有了欣喜。
        他看到那棵,有着200多年的桂花树开花了,一朵、一朵,一束、一束,那金黄色的小花,开得极肆意、极认真,那飘散的香气,就连十几里外的隧道工地都因此而醉了。
        他眼里涌出泪水,突然地,十分思念家乡。他采了一大束金桂花,从中挑出开得最好、最香的几朵,装进信封里给她寄去。随花捎去的,还有他的信。
        在信中,他说起大山沟里的种种艰辛,而在种种艰辛中,他想到她,永远是一线光亮,如美丽的金桂花香飘四溢,在远处灿烂地开着,牵引着他。
        他说,我没有姐姐,就允许我冒昧地叫你一声姐姐吗?姐姐,你是大山深处那棵永远飘香的金桂。
        她收到信后,很快就回信了。在信中,她说,她很高兴,上天赐给我这么好的一个弟弟。她说,在这个世界上,很美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让人留恋。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如果在山沟里觉得腻了,工程搞完了,就回家吧。她还
说,事情也许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糟糕……
        这以后,他和她就有了书信往来。她在他心中,是圣洁的天使,是普渡众生的观音菩萨。
        一次,他和同伴们游山玩水,登上了一座山峰,那里屹立着一块酷似女人像的巨石。当地人说,那叫娘娘石,是菩萨的化身。他立刻想到她,对着娘娘石在心里默默地念着她的名字,虔诚地祷告,那一
刻,他把自己感动得泪流满面。
        他把这些告诉她,忐忑不安
地问;“你不会笑我吧?真的!我把你当成了普渡众生的观音菩萨。”
        她感动,说;“我那是什么菩萨,只希望你好。你好,我们大家就都好。”
        这样的话,让他激动得很想和她见面,渴望看到让他牵挂的人究竟是什么模样。 她笑着回信说;“想回,就回来吧!老天爷让你大难不死,就一定有你容身的地方。何况,我们也很牵挂你。”
        他真的就回了。当长途客车抵达家乡的小站时,他怎么也没想到来接他的竟是妻子和女儿,妻子一看到他,就泪眼婆娑地扑上来……那一刻,他从不轻易掉的泪,落下来。
        他重新拥抱了幸福。他明白,这一切都是“姐姐”特意安排的。然而“姐姐”她来了吗?他的目光在茫茫人海中搜寻着……


作者简介:

罗东成,男,195O年11月生。1966年(老三届)初中毕业,湖南省邵阳市作协会员,湖南省建工集团第四工程公司中级工程师,2004年开始写作,作品散见于《邵阳日报》卲阳文联《新花》、《宝庆风情》、《邵阳黄埔风采》,湖北《星星文学》,宁夏《文艺天地》、《贺兰山》,上海知青官网、雪峰文艺官网、湘楚山地公众号、事事评论公众号、花江公社等公众号平台。


分享到:

文章评论

全部评论 (0)

活动图片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