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网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彩虹天地

当前位置:上海农场知青网 -> 彩虹天地 -> 正文

被遗忘的人民公园英语角……他们还在

日期:2020-10-18 07:18:26 点击数:262 来源:周到上海 作者:姜天涯


被遗忘的人民公园英语角……他们还在


作者:姜天涯 来源:周到上海



都知道人民公园有个相亲角。

不过和同园的英语角比起来,相亲角还是too young(太年轻)。

诞生于1978年的人民公园英语角,是全中国第一个。

时至今日,它依然存在于最初的位置。只不过经过岁月洗礼,场面神奇。你大概不会再找到一个地方,看到这么多爷叔齐开洋文。

Practice makes perfect(熟能生巧),来听爷叔开开“洋腔”。

从大光明电影院对面的大门进入人民公园,爷叔阿姨们各自占领一块领地,支起小白板,忙碌着为子女寻找对象。

这是相亲角。

穿过重重人流,拐三个弯,在公园西南角的荷花池畔,也围着一圈圈人。

这个隐秘幽静的位置,是存在了40年之久的英语角。


■在人民公园的荷花池畔,有个比相亲角“资格”更老的英语角。


每周日下午,人们自发到达这里,一直到傍晚7点左右散去。

但阵势完全不好和相亲角比。夏末的下午,大约有三十多人。以中老年人为主,男性居多。

“现在就基本这点人。疫情辰光,人更加少了。”一位爷叔告诉我。

他们三五成群。有的就着某个“topic”(话题)进行英语对话。常常是一个人说,边上的人听。

“纯男人的话,政治是最大的话题。像现在会聊Donald Trump(唐纳德·特朗普)、Joe Biden(乔·拜登)。”来英语角近30年的老周说道。


■周日下午的英语角,人们三五成群。


剩下的人,你就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上海话、普通话、英语轮番上。

仔细围上去听两句,从爷叔夹杂着英文的上海话里,依稀可以辨认这是英语角。

“If I am free,I’d like to come here.(如果我有空,就会到这里来。)”

“我住在附近。There is a lot of acquaintance here.(这里有很多熟人。)”瘦爷叔老杨告诉我,他几乎每周都来。

“我呐,一个是比较欢喜(英语)。”

“一个是经常到此地来,个末English maybe better than some of the others。(那么英语可能会比其他人好一点。)”

早些年,英语角曾在现今老年相亲角所在的位置。

在庞大的相亲角里,用A4纸写下基本信息的,是父母为子女相亲。没有“道具”空手来的,是老年人为自己相亲。


■亭子间曾经是英语角的据点,如今被老年相亲角占据。


“相亲角是越来越大。因为现在学(英语)的地方也多了。另一方面,现在爷娘舍得掼钞票(爸妈舍得花钱),认为(这里)是野路子。”

随着英语学习渠道的多样化,英语角的人气不复当年。

于是,英语角被活生生挤到了现在的荷花池畔。

“阿拉有段辰光,并行不悖在一道。后来伊拉就蚕食了英语角的地盘。”爷叔老张说道。

“伊拉一般来得比侬早呀。有种上半天就来了,弄了一大圈人。个末辰光长了以后,阿拉觉得空间比较逼仄。所以被迫到此地来了。”

老张最初是1981年来人民公园英语角的,当时他在华东师范大学读书。

“在这之前,我基本上在南京东路外滩口,和外国人聊聊旅游方面的事情。”

那时外滩有不少外国团队游客。

“Often you see the tourist coach, they parked there almost every day with a group of foreign tourists.(你经常会看到旅游大巴,每天把外国旅行团泊在那里。)” 

老张用标准的英音讲道。

“我格辰光正好在读英语专业,学堂(学校)里没这氛围的,空下来礼拜天就到English corner(英语角)。格辰光兴起了这股学英语的热潮。”

事实上,诞生于上世纪70年代末的英语角,就是伴随着改革开放催生的这股“英语热”而起。当时的人们渴求知识,想要出国,想进入外企工作。



■1984年12月3日刊登在《解放日报》上的图片新闻


老周上世纪80年代后期从同济大学毕业之后,进入了水泥厂工作。

由于大学学的是德语,想要跳槽到当时的外企,他还需要继续学习英语。

“我最早来就是为了找工作的,只motivation (动机)是非常clear(明确)的。”

“当初外资企业在上海是非常吃香的,个末需要大量会讲外语的人。但市场上这种人少,就大量人学。”

1992年,老周如愿以偿,顺利跳到外企工作。

老周认为当时英语角除了学习英语,也是一个信息交流平台。

“开始辰光没互联网。特别是有关出国事务、各式各样国外信息,都在此地交流。格辰光人气是非常旺的 。”

某英文百科关于人民公园英语角的界定是:诞生于1978年,全中国第一个。




■某英语百科上收录了有关上海英语角的词条


不过在英语角里,关于英语角的形成时间和方式,和上述有些出入。

六十多岁的老杨1979年考进上海外国语学院(现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系,他不间断地来英语角40年了。

他记得1978-1979年左右的时候,很多年轻人坐在人民公园里看英文。

“当时屋里向条件老差呃,人均2点几个平方。暑寒假有空我就待在公园里看书。”

久而久之,“有一两摊会讲英文的人,就蹲(待)在旁边用英文讲讲。”

老杨认为,这是英语角的雏形。但形成气候,要到1980年。

他强调英语角的形成是“naturally”(自发地),“no organizer,everyone is organizer”(没有组织者,每个人都是组织者)。

86岁的老孙说,他1975年就知道人民公园有个“英语角”。

最初是由一批青年在附近的咖啡馆里创立了一个面对面学英语的地方。“聊聊后来扩大了,就到格地方。”

无论如何, 当时的场景还是被媒体记录了下来。1984年的《报刊文摘》摘译自《中国日报》的片段中记录道:

“每个星期天上午七点半钟起,大约有二百人经常聚集在这儿练习英语口语。”

“他们中有工人,大学生、教师、中学学生,还有机关工作人员以及退休工人,年龄从十五岁至七十岁不等,其中百分之八十是年轻人。” 

除此以外,英语角里也有一些常驻老外。

1991年的《新民晚报》报道了一位在上海3年的美国人John Metcalf。他在上海师大附中担任英语老师期间,几乎每周都去英语角。



■1991年的《新民晚报》上,报道了一位常驻英语角的老外。


“我不懂中文,但我希望更多地了解中国,更多地接触中国人。”

“每一次在那里,我的周围总是围着一大群人,我们谈的话题极为广泛,从国际问题到中国的经济改革,从美国的风土人情到电视电影等等。”

“他们渴望知道很多很多,我尽量满足大家的要求。”

时代变化,老外了解中国有了更多的渠道。现在对英语角还有好奇的老外,会在来上海旅游之前,提前在网上询问具体时间。

在Tripadvisor就有这样的提问。

懂经的回复者建议他去pub,并且友情提示:“Don’t go to wrong corner, since People's Park also have a ‘dating corner’.(别走错了,因为人民公园还有个相亲角。)”

在老杨的回忆里,英语角最多的时候有三四百人。“(但是)最多辰光也没现在相亲角人噶许多。”他笑笑说。


■相亲角如今壮观的规模,远非英语角可匹敌。


而当时英语角的位置,就是如今的荷花池畔。不过面积有现在的5-6倍。

“荷花池边上有几个石头圆桌,中间有几颗大树。后面是门朝荷花池的小卖部。小卖部后门是长廊好躲雨。”老杨描绘了当时英语角的环境。

等到90年代后期人民公园翻修之后,英语角选择了公园另一角的亭子边。再后来,亭子被老年相亲角占领,英语角又重回最初的位置。


★本文如实记录受访者的英语表达,不排除一些语法错误。




- END -

分享到:

文章评论

全部评论 (0)

活动图片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