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网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彩虹天地

当前位置:上海农场知青网 -> 彩虹天地 -> 正文

《北京女知青阿荣旗记忆之八》

日期:2021-01-22 22:53:46 点击数:149 来源:知青岁月 作者:作者:李玉英

《北京女知青阿荣旗记忆之八》

                                      李玉英                                                            

  今天是2021年的腊八,让我想起我的父亲,解放前,父亲年轻时被抓劳工到东北,后来侥幸逃脱,一路躲藏讨饭,回到关里腊八那天,他走到北京。
                                                             

  我父亲是山东省冠县人,1921年12月26日出生,父亲没有文化,但他给我印象是一个慈祥可亲,能够吃苦耐劳,却思想不守旧的人。年轻时山东闹饥荒,父亲一家被日夲人抓劳工,他们被装在火车闷罐车箱里拉到东北,后来爷爷奶奶被饿死,姑姑带着叔叔一路讨饭到黑龙江省海伦县,姑姑在当地成家,三叔当兵去了部队,解放后又参加抗美援朝战爭。                                                  山东老家有一大伯过继别人,所以,父亲腊八这天到北京,投奔远房大伯,在北京(当年叫北平)落下脚。叔叔在朝鲜战爭结束后,他的一封家书从山东转到北京父亲手里,这才使父亲与叔叔兄弟团聚。我还隐隐约约记得他们哥俩见面的时候,相互抱头疼哭的场面。后来,在我的父母帮助下,叔叔在京工作成家。
                                                         

  我家是慈父严母,父亲在家里总是乐呵呵的,我们姐弟四人,父亲从没打过我们一下,有时母亲管教我们,发脾气的时候,父亲会护着我们,挡住母亲的拳脚。
父亲喜欢喝酒,他蹬三轮车拉货很辛苦,母亲给他炒两个鸡蛋,他会在母亲不注意下,往姐姐和我嘴里,每人放一大口,剩下不多,自己才肯就酒吃下。我小时三岁多,与邻家小孩为争夺一玩具小车被打,父亲知道后,从不多收入中,硬是挤出钱,买个小车回家给我玩。他蹬车很辛苦,但也不让女儿受气,我比弟弟大12岁,有了弟弟后,父亲有了传宗接代的希望,他自然也不免有些重男轻女的思想,但他仍然对我们姐妹爱护有加。                                                    

 我记得小时候,一次父母问我们,他们老了,指望我们谁?我童言无忌说,"我养爸爸,爸爸不打人",为此话得罪了母亲,让她有些不高兴。
                                                      

   我在阿荣旗下乡当知青时,我大女儿9个月回北京,父母更是疼爱有加。上学后,女儿学校开家长会,总是父亲去,回来总是报喜不报忧,替外孙女打掩护。有一次,因为对大女儿学习表现不滿,我妈妈锁门要教训女儿,我爸爸一看,竞然用头撞碎门玻璃,冲到屋里,阻止妈妈打我的大女儿。我听此事,真是哭笑不得,劝说父亲别管姥姥教育外孙女,他确笑脒眯,坐那不说话。                                          

  我下乡东北,又在乡下成家,给家里增加很大经济压力,两个女儿都是我的父母,姐妹弟帮助照顾。下乡期间,父亲两次到阿荣旗探望我,临别还再三订嘱我,雪天不要行走,注意安全。                                                

 八十年代末,我返城后,有了房子,北京夏天很热,父亲让大姐拿出500元,他拿出600元,加上我自己200元,集资买一冰箱,送给我,以便保存食品。等我攒够钱还了姐姐,再还父亲时,他说什么也不要,看他苍老的面容,我心里真是五味杂成,女儿惭愧面对因为操劳过早苍老的父亲。
我父亲不仅爱孩子,他思想进步,在北京解放前夕,父亲拉洋车,遇到一位地下党员,他看父亲忠厚,就包下父亲的车,父亲天天拉他在京城活动,但父亲从不打听人家的事。直到解放了,此人告诉父亲,自己是共产党员,希望久亲与他共事。但恰逢家里姐姐出生不久,父亲考虑到妈妈和姐姐,说:"你是做大事人,是好人,如有需要我做什么?我会尽力!我有老婆孩子需要撫养,就不跟你走了!"以后,这人也来找过父亲帮忙,父亲都尽力相助。
解放后,蹬三轮车成立合作社,父亲第一批参加,虽掙的少点,但父亲说,这是正路,在我上学前,父亲被安排在海淀二食堂,后取名长征饭店当釆买员。我们一家从繁华的西城,搬到海淀黃庄居民区,父亲没有文化,扫盲时才认下几个汉字,当采购食材,各种材料要记录,他用脑,用自己认识的符号记录。他登着三轮车,用自己钱买好烟,去打通关系,为饭店购买食材,一干就一辈子。饭店扩大了,父亲带了两个徒弟,饭店配了小货车,他可以不再出苦力登车了。他人脉很广,都叫他"老李",我返京也是父亲托海淀区领导,把我调到环卫局,一天班没上,也调到饮食服务公司长征饭店。对于一个普普通通的社会基层的父亲来说,实属不易,父爱如山,让我心里铭记。
父亲为人热情,有求必应,在物质缺乏的年代,各种要凭证购买时期,街坊邻居,同事,朋友谁找到他买肉,买排骨等,他都有求必应,给办到,从不多要一分钱。他人缘好,在单位,领导很信任他,与世旡爭的父亲,尽心尽力工作,并且完成心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党员。退休后,他仍被单位反聘回单位,帶着两个徒弟,为单位工作。
父亲最大心愿让我们能上大学,他说:"有人说龙生龙,凤生凤,耗子儿子会打洞!我不信,我盼望你们考上大学!"但在那年代,姐姐中学毕业考了技校,如不上技校,也会和我一样下乡。由于文化大革命,小我9岁小妹,和弟弟一起上学,妹妹上学就三年级,弟弟一年级,我们姐弟四人,虽说没能圆父亲的大学梦,但姐姐进工厂,妹妹在饭店提拔副经理,自学大学管理学业,取得文凭,学有所用,她改革开放后,如鱼得水,事业有成。小弟高中毕业考上建筑大学,他不喜欢这专业,接父亲班,到旅店当服务员,在单位招考管理人员,被录取饮食服务公司机关上班,又自学考试拿下管理学院文凭,成为一名管理干部,父亲也很开心。                                      

   特别我小女儿到海淀法院上班,父亲很开心,有时祖孙俩走到街上,碰上熟人,父亲总骄傲地说:"这是我外孙女,在法院上班!"小女儿,也很孝顺,只要姥爷有要求,她一定滿足做到,为给姥爷买一双手工纳的鞋底布鞋,女儿会打车带他去西直门的专卖店购卖,让亲很开心。父亲盼望子孙成才,他病重时,恰是弟弟的女儿高三毕业,他仍然惦念问我,"娜娜能考上大学吗?"我告诉他:"一定能!"他开心的笑了。
                                                            

我的父亲喜欢长跑,游泳,退休后,他常常去长河游泳,参加海淀区老年人马拉松赛,还能得到奖牌,我回京探亲,他拿出给我看,送我运动衫。由于他坚持锻炼,他战胜心衰按了起搏器,但他确被病魔击倒了。2003年元旦过后,父亲身体实在不行,住进海淀医院,我每天早起去饭店做早点,10点半下班,回家给父亲做点汤,去医院陪他,帮他揉揉背,按按腿,等到晚上8点多,他会促我回京,由护工陪伴。在病重吋,父亲总说,"这次我熬不过去了!"我安慰他,心里酸酸的,他嘱咐我:"你家里外面都行,要照顾好姐弟妹!"这话我牢牢记在心上。当姐妹有病时,我在内蒙也急急赶回,尽我所能给以帮忙,小弟仁慈年龄小,很像父亲!他女儿也考上大学,完成爷爷心愿。
我们终于没有留住父亲,他在82岁时离开了我们。今天腊八,记得父亲在世时,每到今天,会念叨他在北京的一路艰辛和磨难,父亲一生平凡,但正直善良,留给我们无尽的思念。                                                                             

 (李玉英2021年1月20日写于北京)


分享到:

文章评论

全部评论 (0)

活动图片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