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网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彩虹天地

当前位置:上海农场知青网 -> 彩虹天地 -> 正文

老物件:一张梳妆台

日期:2021-02-23 06:55:09 点击数:221 来源:五四知青联谊会 作者:姚士平 选送:梁倚松


【强国征文】老物件:一张梳妆台


作者:姚士平   选送:梁倚松




自从我懂事起,在我的记忆当中,在父母卧室里,既靠窗前又靠床头摆放着一张梳妆台。长一百一十三厘米,宽五十八厘米,高八十三厘米,大红漆。如今大红漆已经斑斑脱落了,露出了原木的本来面目,是真正意义上的原木。梳妆台做工考究,没有一枚铁钉,不用一滴胶水,全部用榫头连接。它有四个抽屉,中间两个小,长方形;两边两个大,正方形;左右对称。抽屉拉手是铜制的,中间两个拉手是四分之一球体的月牙形,固定在抽屉面上的。两边两个刻有美丽花纹的花篮作底座,再配以半个圆铜环做拉手,用两个搭扣连接,活口。底座花篮中间有一个竖的小长方形钥匙孔,因时间久远,钥匙不见了,就连锁也坏了拆掉了丢掉了。四个拉手连同花篮如今表面已经氧化,显现出有点暗黑陈旧。下面有脚踏栅,可放家杂,在做工时也可搁脚。说是梳妆台,其实是没有镜子的,也没有梳妆的用品,也从来没有看到过母亲在梳妆台前梳过妆。



改革开放后,经常有收旧家具的游商经过我家,父亲也经常邀请他们进屋,看看这张梳妆台,估估价。几个游商都说,愿出高价收购。但是始终没有成交,这毕竟是我家的传家宝啊。

听母亲说,这是父亲结婚时,爷爷奶奶作为结婚礼物送给父亲的。爷爷说这是祖上传下来的,是哪一代传下来的爷爷也已经记不清了。虽然陈旧,样子难看,但还是比较实用的,好歹还可以派派用场。说真的,在我的记忆中,它的用处真不少。

平时用作收纳台,杂七杂八的衣服、鞋子、帽子、袜子等堆满整个台子。等到需要它时,再收拾干净,派其用场。

每到农闲时,梳妆台成了母亲的主阵地。坐在梳妆台前,打毛衣、纳鞋底、为我们兄弟姐妹四人破衣破裤缝缝补补等针线活都在它上边完成。母亲曾经拜师学艺,学得一手裁缝绝活。春节之前,母亲总要为我们兄弟姐妹轮流做一套土布新衣。那年正好轮到母亲为我做新衣,脸笑得像朵大红花,一整天陪伴在母亲身旁。只见母亲戴着一副老花眼镜,拿出新土布,摊平在梳妆台上,用尺用手比划着。还在我身上量这量那,再拿出我穿的旧衣服做样子,覆盖在新土布上用手撸平,进行比对。不一会儿,在母亲的巧手下,一把裁缝剪刀在母亲手上,三下五除二,一件新衣服的雏形就裁剪出来了。然后母亲就手工一针一线地缝制起来,那时一件手工衣需要一天时间才能完工。

四个抽屉,我们兄弟姐妹四人,每人一个,放自己心爱的“私人”物品。父母分配好的,大哥、大姐、二姐和我,在念书的时候,都用作写字台,在顶峰时期,时间分配不过来,我们兄弟姐妹四人都争着要在这“写字台”上做作业的。

1986年,我结婚,父母亲又把它作为结婚礼物送给我。在妻子的陪嫁中有一台上海产十八吋凯歌牌电视机,带彩的。我想到了那张梳妆台,把它用作电视柜,真合适。

1987年,和父母分家,小夫妻俩独立生活。父母要把原来用作吃饭的那张八仙桌给我,我不忍心让父母没有餐桌吃饭,继续把梳妆台当作餐桌。

1989年儿子能独立吃饭,为了给儿子创造一个温馨的吃饭环境,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我对餐厅进行了精心布置,把这张“餐桌”放在靠东墙,北、西和南三面坐人。考虑到孩子的用餐安全,我把最安全的位置留给儿子坐,我坐西边,妻子坐南边。即使有亲朋好友来作客,用餐时儿子的位置始终不变。这样的用餐座位一直保持到儿子上初中才打破。

1993年,儿子念一年级,给儿子布置一个温馨舒适的学习环境,需要一套桌椅。那时经济条件还不十分宽裕,加上刚买商品房,手头紧绷绷。我又想到了那张梳妆台,把它用作儿子的书桌,又从大哥家借用一把椅子,比例和梳妆台比较般配,布置在儿子的卧室里。开始儿子小,身材和桌椅比例不匹配,但随着儿子的长大,反而越来越适合儿子,儿子也喜欢,解了我的燃眉之急,直至儿子念初中,才停用。后来,就用作夏天堆放棉胎之用。

2010年,我喜欢上书法,还是想到了那张梳妆台,我把它搬出来,进行整理擦洗,一看正合适,高低大小差不多,四个抽屉放文房四宝中的笔、墨和砚三宝。如今这张梳妆台又成了我的专利、主阵地,一有空,就在梳妆台前挥毫,来两下子,直至现在。

如今,进入新时代,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科技的发展,家具、办公用品等不论材质、形状、功能、工艺以及售后服务都发生了质的变化。只要一打电话,服务到家,终身服务,省事省力省心。




分享到:

文章评论

全部评论 (0)

活动图片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