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场岁月,我曾经很爱唱歌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网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彩虹天地

当前位置:上海农场知青网 -> 彩虹天地 -> 正文

农场岁月,我曾经很爱唱歌

日期:2021-11-24 15:43:23 点击数:181 来源:农场知青党员联谊群 作者:纪延卓


农场岁月,我曾经很爱唱歌


纪延卓



       我在海丰农场时,曾经有一度非常喜欢唱歌。当时唱歌主要是两个原因,第一是比较恋家,第一年去农场很恋家,想父母的时候就想唱歌,抒发自己的情感;还有一点就是因自己学生时代喜欢唱歌,有一定的基础。
       我在中学时,本班红卫兵排长吴金华是学校文艺小分队队长,他有两项特长,一个是弹奏扬琴,还有一个就是唱歌,他的男声独唱在我们学校里是首屈一指,小有名气,是我仰慕的校园歌手。
       本来我俩就是亲密无间的好友,在他的影响下,我也喜欢唱歌了。当时有新歌下来,他总会拿着歌谱来教我,我俩经常串门,在一起就是唱歌。但我比他差远了,心里有些自卑。渐渐地,我的兴趣转向到打篮球。
       吴同学经常在校园表演,男生独唱常常是压轴节目。除了在学校演出,他还组织小范围同窗去宽敞些的同学家中唱歌,并且还有整支乐队。他热情邀请我前去参加,还说你不唱不要紧的,就是一起玩玩。我去过两次,可真是热闹。
       我来到海丰农场,我们通信时,我也会向吴同学要歌谱,请教唱歌的技巧、练嗓子的窍门。那阵子,我唱功还是可以的,自认具备了一定的能力。
       到了农场后,我和许建国、胡桦走得很近,大家很要好。我们在一起谈话的主题,很多也是围绕着音乐、唱歌的话题,因为胡桦是吹小号的。我们聊天时,经常让胡桦演奏小号,他吹号挺专业,听他说是受过专门训练的。
       我们也想学小号,于是好几位都上去吹,可是用了大力气,都吹不出声音,这可把我们急煞,难道是小号坏了?用嘴巴吹过,另一人再吹总是要清洗下,不然不卫生。
胡桦看到我等憋红了脸,气喘吁吁,捧着肚皮坏笑。我们还就不信了,结果真的,这不是力气的问题,关键是用气的技巧。我们折腾了好一会,看到吹不响,只能还给胡桦。
       我和建国唱歌,胡桦就为我俩伴奏。但小号来伴奏,那总是不对路。后来,我们认识了刘道明,他是大提琴手,也是极为专业,直到现在还是专业团体演奏家,常在外演出,有他伴奏,那我俩就开心了。
       刘道明也挺热心,有时他会邀请连队歌手一起聚集到他的寝室前面,他拉琴,让我们每人轮番唱歌。这场面我参加过,但我就免了,在这种场合唱歌不合适,毕竟我是连队领导,这点我会拿捏。
       我们73届队友圈子喜欢唱歌的,当年也有七八个,比如马佩芬、刘荣妹、张红英、罗春春等。我们这些人有时在农闲时,会聚在一起唱歌。
       刘荣妹第一次唱的那首《老房东查铺》,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她唱得声情并茂,旁边围观的队友都一个劲夸好。后来,只要我们聚会,大家就会指明让她常这首歌曲。直到我们多年后,在前几年连队聚会时,大家都还要听她唱这首歌。
       记得刚到农场的第一年,电影《青松岭》放映,片中有首歌,开始第一句是:长鞭哎,你一呀甩哎,啪啪地响哎----歌名好像是《沿着社会主义大道奔向前方》。 
       连队有一天晚上在食堂开大会,会议结束前,让73届队友马佩芬教大家学唱这首歌曲,用三块黑板放在前面,让左中右的队友都能看到,那一天小马可风光啦!
       当时《战地新歌》歌本,感觉有三本。第一本,里面的歌曲基本上我都会唱。我会吹口琴,用口琴吹几遍陌生的曲子,基本上就可以将一首新歌拿下。
       来农场的第二年,我们农场里开展学习雷锋活动,要求各连队踊跃发动。我们经研究后,就准备自己创作一组歌曲。我先后写了六首歌词,谱曲由胡桦和拉小提琴的唐桂芳联袂创作,最后定下四首歌曲。
       我们还请许建国刻蜡纸,并印制了几十张发到各个生产队。还开大会,让建国教大家唱歌。这些歌曲中,我认为有两首旋律优美,是比较成功的作品。这些印刷品原件,我已捐给《大丰上海知青纪年馆》了。
       我们连队每年国庆节之前总是会搞一台文艺表演,每个生产队下限两个节目,多至四个。有的生产队自己创作了节目,比如相声《退步还是进步》,是说插秧的故事;有的创作了独幕话剧,中心内容是怎么告别父母来农场的。
       一些生产队缺乏文艺表演人才,就是大合唱完事,有的则节目太多。当时我蹲点在棉花队,有生产队长王家琪领衔,乔泽民等四人演唱的《杜鹃山》选段,唱得委婉动听,受到队友高度好评。
       回想起当年在农场,因为大家都是年轻人,喜欢唱歌、跳舞、弹拉乐器的队友蛮多,共同的爱好,也为连队注入了活力,为此我也收获了更多友谊。
       来农场的第二年开始,我因自身角式转变,从一个唱歌朗诵爱好者,逐渐从幕前走到幕后,变成一个组织者、倡导者,但对爱好唱歌多年不曾改变。
       我深深感到,我们这一代人,有唱歌、跳舞、乐器特长的人比比皆是。有人说我们是最勤劳的一代,其实我们不光勤劳,我们还热爱生活、充满活力、能歌善舞、善良感恩。

2021年11月24日



分享到:

文章评论

全部评论 (0)

活动图片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