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队长办公室的故事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网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彩虹天地

当前位置:上海农场知青网 -> 彩虹天地 -> 正文

棉花队长办公室的故事

日期:2021-11-25 14:16:47 点击数:106 来源:彩虹天地编辑部 作者:纪延卓



【知青岁月】棉花队长办公室的故事



特约通讯员:纪延卓



       1974年春天,我被分配到海丰农场元华一大队,我就住在302室,这间是寝室也是连队党支部书记办公室。吴才根书记睡双人床下铺,我住上铺。
       连队也是为了重点培养我,这我心里很清楚。去连队不久,我就担任政宣大队长、团总支副书记,平时在科研队蹲点劳动。
       在科研队待了两个月,这时棉花生产队出现了些状况。听说是两队长之间产生矛盾,互相不讲话,有时还吵架,影响了工作开展。这从今天来看,也不是啥大事,可在当时事态就有些严重。

       连队党支部经研究,想棉花队派驻了工作小组。顾根娣是组长,陈美丽和我是组员。老书记要求我们了解情况、协调关系,不站边、不包揽。我们都一一照办,不打折扣。



       去了棉花队,我们就主要呆在队副王家琪这一间,这间寝室除他之外还有一名老知青,叫汤婆子,大名已记不清,还有一名小知青周明,我们都叫他兔子。
       去了后,我们开始就了解情况。我和王队长接触的比较多,我就问“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矛盾呢?”他说“其实没有什么矛盾。就是发生了一些口角,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但是我们现在就不讲话。”
       我找另外一位女队杨兰芳谈了后,也说没什么事情。而且两位队长过去关系不错的,现在水火不容,真是有点奇怪。后来逐渐厘清,主要是他俩一些关系密切的人,在里面挑事。所以这件事情急不来的,慢慢的来吧。
       于是我们就天天和棉花队队友一起劳动,平时多串串门,彼此熟悉后,我干脆就在王副这边搭伙,中午由汤婆子、小兔子俩去买饭,我付饭菜票。
       去的多了,彼此就像朋友了。我感到他们都是很有特点的人,有些事情至今我都记忆犹新。

       王队平时穿一身军装,还喜欢在腰间系根武装皮带,还有挎包。反正这么说吧,军人的所有行头他都具备了。王队文绉绉的,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家境不错,皮肤很白,一看就是个白面书生。



       他对养生很有一套,平时看过不少书籍,对我国的历史蛮有研究。只要说起三国来,就滔滔不绝。他最凸显的特点,就是喜欢唱歌、样板戏,当时的新歌、红歌,包括民歌、苏联歌曲均会,让我非常佩服。
       据说,王队原来在大丰川东农场时,就是文艺小分队骨干,以唱歌见长,舞蹈也会。平时,只要空着,王队就会小声唱歌。他还常常教我学唱新歌,真的是热情呀。
       那一年在十月国庆节之前,连队里召开文艺表演大会,这次会上,我朗诵了两首自己创作的诗歌,算是为会场助兴。各生产队都献演了节目。

       王队领衔主演,一共有四名男生合唱了《杜鹃山》选段《家住安源》,他们事先排练了多次,故现场超水平发挥,整曲唱得荡气回肠,委婉动听,一曲唱罢,全场掌声如潮。



       那位叫汤婆子的老知青,他这个人思路清楚,伶牙俐齿,说话频率很快,他可以一口气背60条马路的名字不重复。
       开始我不相信,他就拿了上海地图给我,让我检查。果然,一分钟可以背出来,这速度确实惊人。他会多组绕口令,他不仅当众表演,还说有愿意当他徒弟的,他可以教授。
后来知道,他是做功课的,把六十条马路写出来,然后一遍遍朗读背诵,直到熟练。初次上去背诵,是根本拿不下来的。

       汤婆子看上去弱不禁风,他的体重不到三位数,平时总是被一些壮汉调侃。有次,我们在种小麦,有人挑衅他,说你敢不敢从十三队挑一担水到一大队(约有一里半路程),中途不能放下,但可以停止休息。彼此“枉东道”(打赌)的代价是一条海鸥牌香烟,这个彩头蛮大,已经超过一个月的工资。



       棉花队一些队友开始起哄,没想到汤婆子敢于应战。当时还聘请了两名公证人做裁判,我在旁边也没有制止,假装没听见。
       最后,我打听过。确实是按约定打赌,汤婆子胜出。但汤婆子那次把腰给闪了,哼哼唧唧地老叫疼,一条香烟八折让给他人,自己去裕华镇买了两只老母鸡补身子。
       那时候,我经常和王队、汤婆子等人一起唱歌。有时结伴到打谷场上去练嗓子,那里唱得响些不扰民,可以放声高唱。可以恣意爆笑。
       当时有一首歌曲叫《台湾同胞,我的骨肉兄弟》非常流行,最后一句“让那太阳的光辉照耀在台湾岛上”,尾句“照耀在台湾岛上”,音节特别高,比较难唱。
       汤婆子是个喜欢搞怪的人,他灵机一动,就改成“老姚在东坝头上!”这句唱罢,大家笑得前仰后合,于是我们都纷纷模仿。因为,东坝头的老姚是队友爱恨交织的公众人物,这歌词一改,太有趣了。
       这句话说的很经典,以后我们见面经常说彼此问好,就说“老姚在东坝头上”,说好之后,互相就会心地笑起来
       王队和汤婆子,我们相处了只一年,大家就成了好朋友。后来他俩调到上海市区,我们就不联系了。王队在队友聚会的时候曾来过,他已经完全发福了。汤婆子,则再也没见到过。

       往事如烟,说起农场的故事,至今依然历历在目。光阴荏苒,当时我们都是年轻人,现在都是花甲、古稀老人了。王队、汤婆子的故事,其实还有不少,只是不再一一赘述了。



    

分享到:

文章评论

全部评论 (0)

活动图片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