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李旭《二十四节气随想》的随想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网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彩虹天地

当前位置:上海农场知青网 -> 彩虹天地 -> 正文

读李旭《二十四节气随想》的随想

日期:2022-01-21 15:30:42 点击数:542 来源:五四知青联谊会 作者:朱明


读李旭《二十四节气随想》的随想 


——兼谈五七连队的“李旭现象” 



作者:朱明


彩虹桥说:

朱明是我十分熟悉和亲近的五七连队知青战友之一。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是第一个在老农的指导下学会在水稻田里赶牛划水耙田的知青。由于牛尾巴的功能,他戴的眼镜给泥水挡住了双眼,因此索性摘下眼镜,阳光暴晒乌黑的脸,加上熟练的一招一式,已经从一个白面书生蜕变成干农活的把手。

数年以后,他上调到市冶金局所属的上海铁合金厂,从三班倒的炼钢工人,一步一个脚印地百炼成钢,从而成为这个数千人大厂的党委书记。同厂的东风农场知青成扣陈、前进农场的知青萧剑虹,数十年后与他见面,还不忘亲切地叫他朱书记。

十多年前,他从上海冶金设计院党委书记的岗位上退休,从一位市管干部变成了“孙管干部”。平时,他除了参加市党校老干部活动之外,特别关注农场知青网的发展,经常参加农场知青的活动,并写了不少重量级的文章。现在他还是五四农场知青联谊会的理事。




一、喜欢李旭的《节气随想》 


       李旭关于《二十四节气随想》已经写了两年了。每每一个节气的随想写完以后,他总是提前二三天发给我,十分谦逊地要我提出修改意见。有一次,他发给了我一份随想后,我习惯性的回复他一个ok的示意,以示收到了。谁料他竞立马一个电话,玩笑地“指责”我怎么几十秒就读完了他的大作,有点却之不恭的意思。我忙着解释ok是表示收到,不是“己阅”,更不是怠慢他的大作,我会慢慢读细细品的。说心里话,李旭的这个电话还是让我心里暖暖的,因为他是十分看重我,企盼我的意见和评价的。我已退休十多年了,早己沒有什么“内部文件”可以阅读了,但从李旭的内部版巜随感》中,我仍然体会到了一种老朋友老战友的信任和尊重。退休了,一切归零了。但每个节气还有这一份“内部文件”可以先睹为快,多少还有稀许安慰。    

       1968年,我从一个67届的高中生,来到五四农场五七连。当时对农历二十四节气并沒有多少概念。在“战天斗地”的实践中,从连队里老潘、老谭、邢队长等一批贫下中农那里听到一些农历节气与农业生产相关的知识。后来,我有了一点小小的“出息”,当了一个小排长,管了几十号人和一百多亩盐碱地。凭着“打翻身仗,种爭气田”的热情和责任,开始关注农历节气和水稻棉花的生长规律,尝到过一点初步的甜头,感到老祖宗创立的农历节气还真管用。那时学会的二十四节气歌:“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滿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让我牢牢记住了二十四节气和它的顺序,至今仍可倒背如流。    

       1973年初我上调到冶金系统,近四十年的职业生涯都在钢铁行业和建筑行业度过。这些行业的工作与二十四节气已经不象农业生产那么紧密,但在部署防暑降温,防寒保暖,防台防汛等等工作时也会十分自然地联想和运用二十四节气的基本知识。    

       感谢李旭两年来的二十四节气《随想》,让我重温并升华了农历节气的知识,让我回忆起农场生活那段难忘的经历,让我经常想念起共同度过农场春夏秋冬的战友。    

       李旭的《随想》,我每篇都在“内部文件”时就认真阅读。每篇读来都感受到作者的博学多才、构思巧妙和写作技巧。他没有把农历节气写成科普文章,也不是在简单回顾描写农场生活情景,更不是在刻意介绍旅游景点及其风土人情、土产美食和气候特征。而是以《随想》的体裁,把三者合而为一。这十分符合李旭在农场时就显露出来的不拘一格、天马行空的创造性思维特点,也很自然地融入了他几十年来认真学习刻苦钻研而积淀的天文地理知识,同时还堆积了他十多年来涉足旅游行业,走遍了全国山山水水的实践体验。 

       这一篇篇《随想》,让农场人读来很享受,让退休人读来很受用,让有些闲钱闲功夫的人读来有种想跟着去走遍大江南北的冲动!

 

二、知青农友亲如手足

 

我和李旭是相交五十多年的老战友老同事老朋友了。我们不是一个学校的,在五七连时我在一线大田班,他在后勤排。当时俞荣斐是我们这儿的领导,人气很高,很多连队和场部的“内部消息”可以从他这儿听到,加上人很正派,出工之余,很多人愿意聚拢在他周围。他的床头还有一只半导体收音机,可以听听新闻。我的宿舍就在俞的隔壁,经常去。李旭不在我们一幢楼,但他也经常来。一来二去,我们就很熟悉了。    

记得在农场的几年里,每逢节假日回上海,一些志同道合,共同劳作的战友喜欢“串门”。我记得当时常常去娄志刚、梁倚松、胡荣新的家,也去过陈云芬、王爱华、蔡玉敏、叶中芳的家。我也去过李旭的家,得知他二三岁时母亲就病故,他还在母亲腹中时父親就离开大陆,一直沒有联系。李旭是被他姑母养大的,从小缺少家庭温暖。当时我们都很同情他。    

我也曾请一部分同学同事来我家玩,李旭总是常客。有时候到了饭点,我母亲就会留大家吃饭,她做的炸猪排,现在还有人记得当时的香味。大约是一九七0年春节,我母亲得知李旭没有地方吃年夜饭,就欣然邀请李旭来我家,这一年我们在一起吃了年夜饭,愉快的过了春节。    

那时的李旭是一个热血青年。他性格豪爽,个性独特,要求进步。但由于当时的社会环境和他的家庭状况,注定了他是一个命运多舛的人。    

他积极要求上进,积极靠拢组织,但由于他复杂的家庭背景,他一直没能入团入党,直到几年前,五四农场的几代团委书记聚会时才戏谑地吸收他为“名誉团员”。他酷爱文学,喜欢写作,也写了不少诗歌散文,甚至还写过剧本,但在农场时毁多誉少,看好的人不多,甚至还有人认为他很另类;他有较强的组织能力,但几乎没有被任何一位领导尝识,谋个“一官半职”,最后还是连队部分知青聚会时因为他的热情负责精神和公关能力被封为了“秘书长”;    他在早年的工作实践中,有很多好的设想建议,但都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屡屡被埋没,被人们称为“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但是,李旭还是李旭。功夫不负有心人,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李旭没有顺从命运的摆布。他是一个不断学习,不断拼博,不断逆袭,不断创新的人!这四个“不断”的精神,构建成为了一种“李旭现象”,最后帮助李旭走向了成功,同时也给了周围的人以很大的教育和啟迪。曾几何时,在五七连后勤排负责养猪的“猪倌”,李旭为了解决猪饲料的问题,研究起了菌曲发酵饲料的技术。据说,猪饲料经过菌曲发酵,可以改变营养,从而代替部分精饲料,从而降低养猪成本。于是,他着手收集资料,着手找菌种……。但是,在农场当时的社会环境下,一无技术二无资金三无资历的李旭,失败的结果是可想而知的。然而此事,这不正是“李旭现象”的一次闪光吗?    

曾几何时,李旭上调到了上海。他没有象许多同事那样进了建筑、冶金、教育、内河航运等等行业,而是进了位于南京路上的工艺美木品服务部,一家文化气息浓厚的涉外单位,待遇优厚,地段又好。不少人羡慕眼红还来不及。可李旭工作了几年后,竞辞去了国有体制的铁饭碗,下海经商去了。尽管迎接他的商途坎坷,但是,这不正是“李旭现象”的又一次震荡吗?    

曾几何时,李旭总结了下海经商的经验教训,又逆袭进入了一个新的行当——旅游业。他注册创办了一家旅游公司,每天风里来雨里去,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联系客源,安排旅程,亲自当导游……。终于,他的事业成功了,公司日渐发展,每年有了稳定的收入。李旭变成了“李总”,终于李旭开始请我们老朋友喝酒聚会了。薄酒一杯,这不正是展示了“李旭现象”的成功范例吗?    

曾几何时,李旭创办的旅游公司正发展到如日中天的时候,他又把旅游的业务交由他的女儿来打理。这时的李旭又潜心读书研究做学问了。他致力于研究与旅游相关的天文地理知识,各地的风土人情,名胜古迹,美食文化等等。他兼任了一所老年大学的兼职教师,每周几次去上课。随着名声雀起,李旭又几次受邀到上海图书馆沙龙讲坛授课,成为名扬大上海的旅游知识名家。最近两年,他又专题研究了农历二十四节气,写了四十八篇巜随感》计十五万字左右。这一切,不正是“李旭现象”的进一步升华吗?   


三、五七连队现象是农场知青的缩影


      记得前几年,我写过一篇短文,论述了经过五四农场五七连队锻炼,而后非常密集地走出了一批人才,在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事业中发挥了积极作用,我把它归纳为“五七连现象”。    

       我想,我今天随感中谈论的“李旭现象”,是五七连百花园中璀璨的一枝。与此同时,还有去年在惠南镇专题讨论过的坚持党性,牢记初心,始终站立在道德高地的俞荣斐现象;还有:五七连第一位新党员,从一个羞涩女孩成长为一名精通外语的外交官的唐安生现象;有从“铁姑娘”“小老虎”成长为一名优秀的企业党委书记的潘金妹现象;有五七连早期的“共产主义者”,在党五十年,为闵行“四大金刚”国企积极奉献的优秀伉俪沈新根成国芳现象;有从农垦战士转战上层建筑,成为高等学府著名学者教授夫妇的章仁彪周抗美现象;有在连队时就具有突特思维,被人称为“小脑”而后成为交大公派留学生,继而成为电器工程的著名发明家企业家的王国华现象;有从连队食堂炊事员,经过几十年的业余磨炼成为著名的书法家的王文波现象;还有几十年如一日教书育人,成为上海市特色教育的优秀中学校长,退休后仍在发挥“余热”的梁倚松、何康现象……。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如此万紫千红,构成了五七连队的百花园。这一系列的现象,构成了无可辩驳的“五七连现象”。然而,现在看来我的思路太狭窄。上海农垦系统何止我们一个五七连啊?全国何止只有我们上海农场啊?那是整个知青队伍的现象,是整整一代人的现象啊!    

       我们这一辈,与共和国同年岁。上山练过腿,下乡练过背。学会了忍耐,理解了后悔。酸甜苦辣的酒,不知喝了多少杯。现在都已进入了暮年。但是,回首往事,我们青春无悔,我们坦然面对,我们没有虚度,我们骄傲自豪!不管后来走得多远,农场永远是我们的出发地。               


此稿 写于二O二二年元月小区封控中



1971年五七连队拉练去嘉兴和南堡的合影


五七连队的《五七战报》






五七战友回娘家(前排:舒培淞、梁倚松、潘金梅、成国芳)

后排:俞荣斐、沈新根、李旭、张建忠、朱明


五七战友回娘家

左起:李旭、梁倚松、俞荣斐、马小军、周芹、胡荣新、朱明、娄志刚、何康等



分享到:

文章评论

全部评论 (0)

活动图片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