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年苏联客机被劫往中国的故事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网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彩虹天地

当前位置:上海农场知青网 -> 彩虹天地 -> 正文

1985年苏联客机被劫往中国的故事

日期:2022-01-22 15:51:08 点击数:440 来源:知青文摘 作者:选送:知史


1985年苏联客机被劫往中国的故事



故事大观   选送:知史



       38年前的一个深夜,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戴秉国。戴秉国家中的电话是办公专用,这时电话响起意味着有重大的事情发生了。

       电话是外交部打来的,他们通知戴秉国立即出发去黑龙江齐齐哈尔,有一架苏联民航客机迫降在了齐齐哈尔附近的一片庄稼地里。

       目前好消息是,机上的38名乘客和5名机组人员都平安无事;而坏消息则是,飞机是被劫持进入中国的。

       这架飞机在当天下午迫降后,一直由公安部处理,但由于涉及苏联,因此现在改由外交部出面协调。所以外交部派出了处理此事。

       接到电话的戴秉国不敢怠慢,立刻起床赶往机场,乘坐飞机直奔齐齐哈尔而去,等他们到达现场时,已是第二天上午9点。

       在阳光下,一架涂着CCCP字样的安-24型民航客机正停在一块麦茬地上。

       戴秉国向现场的工作人员了解了情况,才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这架飞机是被33岁的副驾驶阿里穆拉多夫劫持的,他因为对单位领导有意见,自认为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因此产生了劫持飞机逃离苏联的想法。

       1985年12月19日这天早上,阿里穆拉多夫把一把折叠水果刀偷偷带上了飞机。等飞机起飞后,他拿出水果刀威胁驾驶员,命令飞机改变航线。随后这架飞机从东北方向进入中国境内,迫降在了齐齐哈尔。

       在飞机安全落地后,阿里穆拉多夫告诉赶到的中方人员,是他劫持了飞机,于是被中方带走。

       飞机上的苏联乘客认为,飞机是一个国家的飞行国土,只要不下飞机,就不算离开自己的国家。

       无奈之下,当地工作人员只好专门调拨了两辆空调大客车来到飞机边上,供乘客登车取暖,还提供了面包、牛奶、奶酪和鱼罐头等食品,以保证苏联乘客的生命安全。

       戴秉国意识到自己的首要任务是把这些乘客请出机舱,否则天黑后他们很有可能被冻伤。

       他进入机舱,用流利的俄语代表中国政府向乘客和机组表示慰问,并劝说道:“离这里最近的大城市是齐齐哈尔,那里条件好。我们现在把你们送到齐齐哈尔,你们可以好好的休整一下。我们已经安排了最好的宾馆,你们可以在那里等待苏联政府派飞机接你们回去。”

       但他的劝说没有起到很大作用,双方进入了僵持状态。

       就在僵持不下之时,苏联大使馆的领事部主任格里山赶到了现场。戴秉国以为,苏联领事部的人一到,乘客们就会下飞机。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格里山和飞机驾驶员单独交谈了30分钟后,却对中方说:“这件事我一个人做不了主。”

      没办法,戴秉国只好先联系了外交部,请求外交部迅速联系苏联方面。

       苏联方面得知此事后,请中国将他的口信带给格里山:“按照中国政府的安排,马上让乘客们去齐齐哈尔。”

       于是,在苏联领事官员的劝说下,机上乘客很快下了飞机。中方立即用11辆空调客车把他们拉到齐齐哈尔市区,安置在宾馆里。

       乘客们来到齐齐哈尔时,已经是半夜11点多了,他们住进了当地最好的宾馆——湖滨宾馆。中方专门腾出了两个楼层供他们住宿,这里能洗热水澡,苏联客人们还吃了可口的晚餐,度过了温暖、舒适的一夜。

       第二天一早,齐齐哈尔市政府派人前来慰问,给每位苏联客人赠送一件羽绒服。当时羽绒服在国内已经很常见,但在轻工产品短缺的苏联人眼中却很稀罕。乘客们每人得到了一件羽绒服,而且还能随便挑颜色,都非常开心。

       戴秉国和乘客一起来到达齐齐哈尔市区后,次日就接到外交部指示:协调黑龙江省政府,立即调直升机,把苏联人运到哈尔滨,苏方专机第二天就到。当乘客们安全抵达哈尔滨时,已是当天下午。这时距事发已经过去了50多个小时。

       这50个小时里,被劫持的苏联乘客从甘南县的荒郊野外,来到齐齐哈尔的宾馆,此时又落座在哈尔滨机场贵宾室中。

       在中方的温暖和热情下,苏联人心中的坚冰渐渐融化,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事件刚开始时的怀疑和冷漠,只有信任和感激。

       不久,从苏联飞来一架专机降落在哈尔滨机场,准备接这些客人回国。临行前,中方为苏联人举行了一个欢送宴会。宴会一共6张桌子,中方特意安排一名苏联客人和一名中国工作人员间隔落座。在几天的交往中,大家已经渐渐熟悉,宴会的气氛很轻松。

       菜品上桌后,苏联人都连声夸赞。当时苏联的副食品供应并不丰富,能在中国吃到如此可口的饭菜,是一种意外的喜悦。席间,苏联客人还品尝了中国啤酒。几杯啤酒喝下,餐桌上的气氛更热烈了,大家甚至开起了玩笑。

       一名苏联乘客端着酒杯站起来祝酒,说:“希望能再多待几天就好了。”话音刚落,客人们都开怀大笑。临行前,中方又给每位客人赠送了一个气压热水瓶。这东西现在不算什么,在当时可是非常值钱的宝贝。

       最后,这架满载着欢声笑语的专机起飞回国,一次意外的接待,圆满结束。

       苏联乘客和机组人员平安离开之后,停放在旷野中的那架安-24飞机成为接下来的重点。

       在中方武警战士和公安人员昼夜看守下,安-24一直完好无损的停放在农田。1986年元旦后,苏方派了一架飞机送来7名专家,对飞机进行检修。苏方人员看到我方武警、公安人员冒着严寒守护飞机,很感动,表示了诚挚的感谢。

       为了能在农田起飞,当地农场派出了大型拖拉机,在庄稼地里压出一条简易跑道,随后苏联民航局飞行局局长亲自驾驶这架飞机飞回了苏联。而那名劫持飞机的副驾驶阿里穆拉多夫,则因劫持民航客机受到了中国法律的制裁:他被判八年有期徒刑。





分享到:

文章评论

全部评论 (0)

活动图片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