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于自然,归于自然——读爱默生《论自然》有感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网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彩虹天地

当前位置:上海农场知青网 -> 彩虹天地 -> 正文

始于自然,归于自然——读爱默生《论自然》有感

日期:2022-01-24 01:05:01 点击数:136 来源:知青之春 作者:陈玉荣


始于自然,归于自然


——读爱默生《论自然》有感



陈玉荣 


 爱默生是19世纪美国超验主义的杰出代表和领袖人物,他撰写的《论自然》被称为19世纪美国文艺复兴的宣言被美国的林肯总统称为“美国文明之父”,可以说是《论自然》一书他最著名的著作。就《论自然》中出现的爱默生的语言观,即他的关于语言的三重设想,提出笔者的个人阐释,并借此指出爱默生的语言观虽然是超验的、唯心的,但也是颇具深意的因为对直觉的重视和对人内心意识的强调给我们以启示,告诉我们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重要意义。

很多人认为他的书,晦涩难懂。其实,我认为和读任何一本书一样,读书一定站在作者的角度,采用一定的换位思考方式。综合考虑作者所处的时代、地位、以及人生经历。我们看爱默生所生活的林肯时代,正是美国南北战争时期,一方面美国还没有南北统一,文化等都处于懵懂阶段。另一方面,美国是个移民国家,美国没有历史。基于这些基本常识,我们就可以很容易地读懂爱默生。很多的研究认为,爱默生吸收了中国的儒家思想。因为爱默生熟读《论语》、《孟子》、《大学》等先秦典籍。但我认为爱默生的超验主义,更接近于中国禅宗思想,不假外求,直指当下。超验主义的核心观点是人能超越感觉和理性而直接认识真理。爱默生为什么提出向自然学习?因为他所处的时代。
   在《论自然》的导言中,爱默生直接表达了一种观点,历史没什么用,我们需要直接从自然中学习。爱默生的思想,我想可以用“师法自然”来解释。当然,我们也可以读出爱默生对于美国没有历史尴尬处境的一种人文主义情怀。
正如爱默生在《论自然》中第一章“自然“里写到的那样,“人不仅要远离社会,还需远离书房,方可进入孤独的境界”。远离人,远离社会,直面自然,比如星空,它能让你体验孤独。《自然》一章从自然、物质、美、语言、知识、理念、精神和未来等八个方面阐述了大自然的丰富意蕴和作者自身的独特见解。在爱默生看来,自然都是人的精神化身,欢乐的自然呈现着欢乐,而忧伤的自然则呈现着哀愁。他主张修身养性,认为只有在孤身独处时人的各种内在天赋才能得到充分发展。同时爱默生又提到“自然既外界外界各种事物给予的完整的印象”,表明作者视整个世界为一个有机整体的浪漫主义自然观。
他主张人应当回到原始的物质状态中去,单纯地观察世界。接下来又是一段精彩的话:“我站在空地上,头沐浴在和熙的空气里,仰望着无垠的太空,小我的一切都消失了,我变成了一只透明的眼球;本身不复存在,;我洞察一切;上帝的精气神在我周身循环,我变成了上帝的一部分”。这一段描述实际上也体现了作者的超验主义观念。何为超验主义?所谓的超验主义(transcendentalism) 的核心观点是主张人能超越感觉和理性而直接认识真理,强调直觉的重要性。认为人类世界的一切都是宇宙的一个缩影--"世界将其自身缩小成为一滴露水"(爱默生语)。超验主义者强调万物本质上的统一,万物皆受"超灵"制约,而人类灵魂与"超灵"一致。这种对人之神圣的肯定使超验主义者蔑视外部的权威与传统,依赖自己的直接经验。"相信你自己"这句爱默生的名言,成为超验主义者座右铭。自然界是精神的象征物,精神渗透人的心灵和自然界,物质是精神的象征。
在他看来,一个人要想遁入孤独,就要远离社会,如同远离自己的居所。当我读书或是写作时,我并不感到孤独,尽管没有人在我身边。但若一个人真想要体验孤独的话,就让他看看群星吧。来自那天堂般的世界的光芒,会将他与他所触及的一切分离。人们不禁会认为,那大气是故意被设计得如此透明的,好让尘世间的人们,能感知那天体中永恒的崇高与壮美。从城市的街道上望去,它们是多么的美妙啊!如果星星在一千年中只出现于一个夜晚,人们将会怎样地顶礼膜拜,并世代相传那神迹出现在城市的记忆!可是,这些美的使节们却出现在每个夜晚,以它们劝诫般的笑容,点亮整个宇宙。群星唤起了人心中的崇敬;它们尽管永远存在,却又永无法企及。其实所有的自然景物都能留下类似的印象,只要你的精神向它们开放,能感知它们的影响。自然永远不会显得低俗平庸。即使最有智慧的人也无法洞察她所有的秘密,从而因发现她所有的完美而失去好奇心。自然永远不会成为一个聪明的灵魂的玩偶。花儿,动物,群山,反映出他黄金年华的智慧,就象它们曾带给他的童年那样纯朴的欢乐一样。当我们在这个意义上谈起自然时,我们头脑中有种明确的但也是极其诗化的认识。我们指的是多种自然景物所组成的整体印象。正是这一点,把伐木机中的木材与诗意的树木区分开来。今天早上我看见的迷人的风景,无疑是由二三十个农场组成的。这一块儿是米勒的,那一块是曼宁的,但他们谁也不拥有这一片风景。大地之上有一种财产,只属于那些眼睛能组合起这一切而看见整体的人,那就是诗人。这是这些人的农场中最美好的部分,尽管如此,他们的地契合约对此却没有任何意义。
    事实上,很少有成年人能看见自然。大部分人看不见太阳,或者说,他们只在表面上看见了。太阳只照亮了成年人的眼睛,却照耀进了孩子们的眼和心里。自然的爱好者是这样的人:他的内在和外在的感觉仍然和谐一致,他仍然保持着孩子一样的心灵和汇,即使他已步入成年;他与天空和土地的交流已经成为生命中不可缺少的食粮。在自然中,一种野性的喜悦贯穿他的全身,不管他正承受着多么真实的悲痛。自然说,一他是我的创造,不去管那些不相关的不幸和忧伤吧,和我在一起,他应该感到快乐。既不仅仅是太阳,也不仅仅是夏天,而是每一个时辰,每一个季节,都带来喜悦;因为从酷热得让人窒息的正午到严寒难当的午夜,每一个时辰,每一次季节的轮换,都对应并且影响着人的不同的精神状态。无论悲哀或是喜悦,自然都能同样地与之呼应。在身体状况良好的时候,空气是有着难以置信功效的兴奋剂。穿过一个荒凉的社区,在满是雪坑的路上中艰难前进,光线模糊,天空布满阴云,我脑海中没有任何值得喜悦的东西,我却感觉到了极度的欢乐。在恐惧的边缘,我感到兴奋。在森林中也是如此,人远离了岁月的流逝,就象蛇褪去它的皮一样,而且无论他处在生命中的哪一时刻,此时他仍是个孩子在森林中,他是永远年轻的。在这个神所造的森林中,高雅和圣洁统治着一切,庆典四季不断,而客人们即使度过成千上万年也不会厌倦。在森林中,我们回复了理智和信仰。
   在那里我感觉到,生命中没有什么降临我身的不幸——耻辱、灾难,是自然所不能修复的。站在荒凉的地表上,我沐浴在喜悦的空气中,上升到无穷的空间里,所有低俗的自尊自大都突然消失了。我成为了一个透明的眼球;我什么也不是了;我看见了一切;宇宙的气流穿过我的身体;我成为了神的一部分。最亲密的朋友的名字此时听来陌生而遥远:兄弟,熟人,主人或仆人,是多么微不足道而烦扰人的事啊。我是那无法包容的,永远不朽的美的爱人。在荒野中,我找到了比在街上或村庄里更亲切,更贴近生命的东西。在宁静的景中,尤其是在遥远的地平线上,人看见了与他的天性一样美丽的东西。在野地与森林中所蕴藏着的极大的喜悦,意味着人与植物之间存在着某种神秘的联系。我并不是孤独的,没有回应的。它们在向我点头致意,我也向它们回以问候。暴风雨中大树摇动的枝干,对我来说既熟悉又新鲜。它让我感到惊奇,又仍是我所了解的。它所带来的效应就彷佛一更崇高的思想或是更美妙的感情感抓住了我,当我认为我正在正确地思考或是行动的时候。尽管如此,可以肯定地说,那种带来这种喜悦的力量,并不存在于单纯的自然中,而是存在于人自身,或者说,人与自然的和谐中。去体验这样的欢乐需要极大的节制力。 
   因为,自然并不总是穿戴着节日的盛装,同样的景色,昨天彷佛沐浴着芳香,为仙女们的嬉闹而闪闪发光,今天却蔓延着忧郁。自然总是反映出精神的状况。对于一个在不幸中操劳的人来说,他的热情中隐藏着某种悲伤。而一个刚刚永别挚友的人,则会对周遭的风景有一种蔑视。天空不再那么壮观了,因为它无情地对人间关上了大门。
不过,在我看来爱默生的自然观是以人类为中心的,是反生态的。自然归根结底是为人服务的,自然是人类的工具和对象,人类所欣赏的美不过是人类自身的美德在自然界中的影子。自然在爱默生眼里固然是可亲可爱的、值得赞美的,但爱默生更多的是采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体现出对自然地政府欲望。爱默生认为,宇宙是大自然与人的灵魂的结合,人通过灵魂与自然和谐一致。只有接近自然感受自然,人的灵魂才可以真正体会到存在的价值。他相信“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生活,以及对真理和美德的热爱,会使人们以焕然一新的目光来解读自然的文本。”自然之对人心灵的影响,从时间上看是最先,从重要性上看是最大。尽管这番话在今天看来颇带有些唯心主义色彩,但如果我们考察一下爱默生著作这本书时的时代背景,就不难发现原因了。爱默生(1803-1882)的一生几乎横亘了整个十九世纪的美国,而这一时期也是美国社会经济政治以及思想文化变动最为猛烈的一个时期之一了。资本主义的迅速发展使得美国社会物质主义和拜金主义盛行,而爱默生以及梭罗等超验主义者的思想主张正是对这种社会现象的否定与抵制。他主张的个人发展是对非人格化过程的针砭,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种理论也为资产阶级狭隘的个人主义找到理论依据。
总而言之,《论自然》作为爱默生的处女作,虽然在思想体系上还未成熟,但不可否认这是一部伟大的哲学作品。即使在今天仍能使我们受益匪浅。人的精神能够超越物质世界和自然,同时在自然中人又是自由平等的,我们只是自然地一部分,热爱自然,更要热爱我们赖以存在的精神世界。
在此,将《论自然》导言第一段进行中文翻译如下:Our age is retrospective. It builds the sepulchres of the fathers. It writes biographies, histories, and criticism.人类的历史一直在回顾过去,建造祖辈的坟墓,撰写他们的传记、历史、评论。The foregoing generations beheld God and nature face to face; we, through their eyes.古人直接与上帝和自然面对面的直接交流,我们却通过古人的眼睛看世界。Why should not we also enjoy an original relation to the universe?我们为什么不能与宇宙建立一种直接联系?Why should not we have a poetry and philosophy of insight and not of tradition, and a religion by revelation to us, and not the history of theirs?我们为什么不能建立一种不同于传统的,不通过历史,能够直接顿悟真相的哲学、诗歌、宗教?Embosomed for a season in nature, whose floods of life stream around and through us, and invite us by the powers they supply, to action proportioned to nature,我们在自然中孕育,被生命的洪流环绕,自然以其力量邀请我们,作出相应的行动。why should we grope among the dry bones of the past, or put the living generation into masquerade out of its faded wardrobe?我们为什么还要活在死人骸骨中,用褪色过时的衣妆打扮呢?The sun shines to-day also. There is more wool and flax in the fields. There are new lands, new men, new thoughts. Let us demand our own works and laws and worship.今天的阳光依旧照耀,更多的羊群和亚麻在田间,这里有新的土地、新的人群和新的思想,让我们呼唤属于我们时代的责任、法律和信仰吧。 




分享到:

文章评论

全部评论 (0)

活动图片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