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琐忆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网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彩虹天地

当前位置:上海农场知青网 -> 彩虹天地 -> 正文

夏日琐忆

日期:2022-08-10 07:24:37 点击数:138 来源:知青文摘 作者:周丹枫


夏日琐忆


作者:周丹枫





       夏天是炎热的,但我在童年和少年时期特别喜欢夏季。因为夏天意味着暑假。这是最长的假期,孩子就有充裕的时间撒欢撒野。

       我们小时候消暑的饮品,绿豆棒冰属于上品。但我妈不赞成孩子常吃这东西,她认为多吃伤胃。我家有一口井,妈会在大伏天的早晨,把一个西瓜装在麻袋里,附加一块石头,用绳子扎紧,将西瓜沉入井底,另一头系在井边的护栏上。午饭后妈哄我们几个孩子午睡,预告凡是听话睡得好的,醒后可多吃一点西瓜。于是个个孩子乖乖地闭上眼睡觉。午睡后,妈妈从井底把西瓜吊上来,切成两半,把瓜瓤分盛在瓷碗里给孩子们吃。那又甜又凉又清香的瓜味,至今仍有齿颊留香之感。留下的瓜皮,妈妈用勺子刮着吃,直到只留下青青的薄皮,然后收起瓜皮切成一片片洗净,晾干后放入露天的酱缸内腌制。经过一个夏季的日照,这酱西瓜皮就成为秋后早晨喝粥时的上佳酱菜。至今回忆起这件事,母亲的亲子之爱,勤俭持家,历历在目,恍如昨日。

       暑假,我妈总会选几个凉爽的傍晚,带我们兄弟妹去无锡崇安寺逛街。凡是老无锡人都知道,夏季傍晚的崇安寺,点心摊林林总总,花色繁多,糯米糖粥、凉糕、绿豆汤美不胜收。我妹妹最爱吃冰镇莲子羹,也是价格较贵的一种。那冰糖的甜味,桂花的香味,莲心的洁白酥软,令人垂涎欲滴。在当年,对我们这样多子女的靠薪水生活的家庭,实在是一种难得的奢侈消费。妈妈会叫上几小碗,每个孩子一碗,可她则坐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我们乐滋滋地吃……多年后我回想起这一幕幕,对自己的少不更事,十分自责,妈妈舍不得吃,而我怎么会这样心安理得地吃下去呢?

       我们小时候,不仅没有空调,即使电风扇也是稀有的。我们每人有蒲扇,妈为了使蒲扇使用时间长,利用旧布给每把蒲扇周边缝上一圈,既美观又耐用。尤其使我难忘的是我们孩子们午睡时,她会坐在一边用蒲扇为孩子们轻轻地扇着。这慈母之爱,我们这一代人大都经历和感受过。

       说到夏天的洗澡,现在的年轻人是无法想象的。我家男的,喜欢到河边淴冷浴,既游泳又洗澡。我从小胆怯,不敢下河。家里有一只大木盆,俗称大脚盆,给不去淴冷浴的妈和女孩以及我用。大家洗好后,妈默默地把所有换下来的衣服放在竹篮里,带到门外河边去洗。我清晰地记得,在门外宽宽的河边,傍晚不知有多少妇女用棒槌在石块上捣衣。阵阵捣衣的声音,聊天的欢声笑语,构成一道慈母相聚干活独特的美丽风景线。我常常依偎在妈旁边帮着递衣服,特别喜欢听她对我的赞扬。昔日的这情景,常使我联想起李白的诗句:“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

       今年夏天十分炎热,不禁回忆起童年和少年时期在母亲身边度过的许多个夏季,感恩她对子女无私的奉献,纯净深挚的眷眷之心,我一生最大的幸福是有这样一位慈爱的母亲。





分享到:

文章评论

全部评论 (0)

活动图片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