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队的“电影院”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农场知青网 用户注册 用户登录

彩虹天地

当前位置:上海农场知青网 -> 彩虹天地 -> 正文

连队的“电影院” 

日期:2022-08-11 20:42:26 点击数:144 来源:知青故事 作者:陈 聪


连队的“电影院” 


陈 聪



  在我的知青岁月中,最高级的娱乐莫过于看电影了。20世纪70年代初,文艺界百花凋谢,电影首当其冲,能上映的电影只有"三战"《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此外就是几部样板戏和苏联、阿尔巴尼亚、朝鲜的几部影片占据银幕。那时没有电视,每天下午收工后就是开会、学习、讨论,斗私批修,看一场电影是十分难得的。

  记得1972年12月一天,《智取威虎山》将在夜晚12点后在场部公映。因为要走片,得先在县城放完第一场后,再到加钗农场放完才轮到我们农场。但样板戏刚到县城放的第一天,就能到我们场放映,也是非常可贵的。为了能看上电影,不少职工、知青从10多公里外的连队赶来。琼中冬天的夜晚十分寒冷,不到11点钟已有1000多人冒着严寒在广场守候,直到深夜一点多钟才等来电影 

  1975年秋,场部电影队为了白天也能放电影,将大礼堂的窗口用东西遮实,逢星期天上午放映。刚开始的两周,场部像过节一样,热闹非凡。记得上映《火车司机的儿子》时也是人山人海,上午连放两场。我们知青更是高兴,农场有城市气氛,白天也可以看电影了。但由于无通风设备,礼堂里的近千人在“捂汗”,有人看完电影出门后就晕倒了。

  粉碎四人帮后,枯木逢春,人们渴望电影繁荣,盼望有更多的娱乐。我辗转两个连队后被调到五队任指导员。工作环境变了,责任大了,可我看电影的兴趣没有变。农场放电影全是露天放映,全场有30多个连队,如一个月内各连排一场电影,循环一次要一个多月。我与电影队拉关系、套热乎可加映一晚,但这样就挤占了别的连队份额。在这方面我被其他连队干部批评为走后门。

  听到这些意见后我马上注意了,但又想让大家多看电影,怎么办?受场部改用礼堂的启发,我打起了连队礼堂的主意。我们五队曾是农场的红旗连队,建有一座小礼堂,所谓礼堂就是一座长30多米的大瓦房,可坐百多人。在积极分子支持下,我们采用麻袋,沥青纸、厚纸皮将窗口捂实遮光,星期天在里面放电影。  

  山区的连队白天能放电影何等新鲜!知青和职工们兴高采烈,不少人打电话传递消息、奔走相告让邻队朋友来看,农村的老百姓也兴冲冲赶来凑热闹。令人难忘的是第一次放映《红楼梦》.当时无论是职工、家属或是老百姓,对越剧唱腔、曲艺都不甚懂得,但都为徐玉兰、王文娟精湛的技艺深深折服,观众们非常认真看,没有因听不懂而交头接耳,放映非常成功。  

  为了能在连队多放电影,我曾亲自上演了《青松岭》“惊车、飞车”一幕。1977年6月的一天,得知电影队运送电影器材的手扶拖拉机坏了下不了连队后,我自告奋勇、自作主张用连队的牛车去拉。中午烈日炎炎,水牛拉着重车艰难地往回走在通往儋州的公路上。上里佳大坡时它更是慢吞吞,挥鞭打它几下,它也毫不理睬。好不容易上完坡,我习惯性地挥鞭赶车,这下牛脾气大发,一下子拉着车穿越公路走到左边扬蹄飞奔,我赶忙收绳压辕都毫无作用。箱子里的设备在车上震动蹦跳,再往左边一点就是公路沟,如控制不好便会车翻机毁,后果不堪设想。我忘记了害怕,不顾一切死命压住车和牛一起狂奔。幸好中午没有车辆来往。牛一直奔跑了几百米下坡路,到七队路口才喘着粗气停下。而我还提着心,待电影机器械正常工作,“经受考验”后才平静下来。这一秘密我一直没敢和任何人说,每每回想仍在后怕。

  还有件令人终生难忘的事,就是放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那是距“飞车”事件几个月后的一个星期天,得知场部来了南斯拉夫故事片,且只能在场部放映一晚,我便与电影队联系先到我们队白天放映。平时看多了“三战”,初看《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它故事情节曲折、紧张、刺激,让人回味无穷。下午五时多电影散场,原定我要带10多名男职工天黑前赶到8队住,准备次日早上去29队大山伐木。但《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电影不断在脑海回闪,我拿定主意要再看一场电影。我认为到场部看完电影再赶去8队住宿不会影响明天上山行动,于是安排伐木主力先去8队,我骑上连队的破旧自行车,还搭上潮汕青年小林往场部赶去。

  司务长专用的这部红棉车有些年头了,车刹很不好。当骑到28队下坡处,我眼花以为快撞上东西而急忙刹车,导致车翻人仰,后座的小林毫不警觉重重地跌在地上,他背的大砍刀也跟着飞出,十分危险。由于是急刹车重力向前,突然跪在地上,左膝撞破鲜血直流。但为了看电影,我用手擦掉伤口的沙粒,又搭上小林往场部赶去。

  匆忙赶到场部,电影还是开始了,我站着看完电影后才到医院治理伤口。外科医生王书亮医生清理伤口时吃了一惊,膝盖筋腱处跌撞出了一个坑。他清洗伤口,剪去破皮,缝合了十多针,要求我入院治疗。虽然心里记挂明日上山伐木事,但也无可奈何了,真是未上山砍伐却先折将啊。由于伤口在膝盖关节处难愈合,入院一住就是半个多月。就这事,在全场中层干部会议上陈副场长进行了批评,真是得不偿失。  

  后来由于种种原因,连队的电影院放映场次越来越少。30多年过去了,一次回连队见它,已是人离房空,没有往日的喧闹,日益破败,一阵阵伤感涌上心头。人生易老天难老,房子也有衰老期。但我们五队的小礼堂,毕竟有过辉煌和欢乐,它的盛况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为了它,我有过几多兴奋、几多风险,它留给我的伤痛也是永远的。

分享到:

文章评论

全部评论 (0)

活动图片

more